8u23t好看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458章 朕也深以爲然看書-2e8me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蔡应和人擦肩而过,继续寻找着郑远东。
长孙无忌作为大唐政坛领袖,身边的幕僚各司其职,不管是负责私事的还是负责公事的,不但待遇优厚,而且出门都倍有面子,大佬们见到都会微微颔首,以示尊重。
所以为了争宠,幕僚们也在勾心斗角。
郑远东最近一年多突然异军突起,被长孙无忌重用,让蔡应各种羡慕嫉妒恨。在听到郑远东在茅房里的自言自语后,蔡应觉得不对劲。
但这等事儿没证据,所以他想跟着郑远东,寻找他的把柄。
下午,他再度出来,那个便衣的百骑再度和他擦肩而过,说了些什么。
“好凉爽。”
“是啊!”
正常人在遇到这等打招呼的事儿时,都会下意识的回一句是啊!
隔了一日,蔡应在外面上茅厕。
他前脚进去,那个便衣百骑也跟了进去。
里面就蔡应一人。
“更衣呢?”
“是啊!”
蔡应看了他一眼,目光转下……
我有些自卑!
晚些出来,他一脸的悻悻然。
随后,郑远东再度得了长孙无忌的夸赞,蔡应终于忍不住了。
鉆石情人Ⅱ 柴郡主
爱情不是买卖 小福子
在一次几个幕僚都在的场合,他突然说道:“相公,有人有情弊。”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谁?”
“就是郑远东!”
蔡应指着郑远东说道:“相公,那日我听到郑远东说陛下为何不动手,弄死他们。”
幕僚的眼中全是长孙无忌,什么陛下,那是不存在的。
網絡重生 墨徒
所以这个指控非常的靠谱。
其他几个幕僚马上拉开了和郑远东的距离,仿佛他就是一坨屎。
郑远东心中一冷,然后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蔡应,“你为何这般说?”
不是说污蔑,而是说你为何这般说,这符合一个正常人的反应。
蔡应冷笑道:“那日我在茅厕外面亲耳所听!”
——从那日起,我在茅厕里就再无声音。
可贾平安为何不动手?
郑远东本以为贾平安是要酝酿时机,可现在时机没到,蔡应却发难了。
我要完!
陛下!
不对,我必须要代入。
“相公!”
郑远东并未辩解,而是悲愤的看着长孙无忌。
在这等时候,解释越多,错的越多。
等熬过了今日,再寻办法来渡过难关。若是不行,我就远遁,就此消失。
蔡应嗤笑道:“你说这些有何用?相公,我以为他不是山东门阀的人,就是皇帝的人。”
长孙无忌冷着脸,那些幕僚见了不禁暗叹一声,为郑远东默哀一瞬。
虽然郑远东那话看似没什么,可从尊称中就能发现问题,随即引申……这是希望皇帝弄死长孙相公他们呢!
但转瞬他们又欢喜了起来。
少了一个竞争者,他们冒头的机会就更多。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道理古今通用。
郑远东的心中一个咯噔。
我休矣!
魔族公主的血仇之泪
但人设依旧在!
此刻他就是另一个人格,于是扑上去,一拳重击。
“贱人,竟敢污蔑我!”
“住手!”
长孙无忌喝道。
有人去分开他们。
蔡应抹了一下脸,冲着郑远东冷笑。
长孙无忌看着蔡应,突然问道:“你和百骑之间是如何勾结的?”
啥?
蔡应懵逼。
长孙无忌冷笑道:“你与百骑私下联络,以为老夫不知?来人!”
两个大汉进来,“相公。”
长孙无忌摆摆手,“处置了!”
“相公!”
蔡应只来得及喊一声就被堵住了嘴,接着被拖了出去。
此人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且再也寻不到了。
可他刚才说郑远东是外人的奸细,此事如何?
郑远东懵了。
这……
为何蔡应被怀疑和百骑勾结?
长孙无忌看着郑远东,含笑道:“远东对老夫忠心耿耿,特别是这一年多以来,对老夫帮助良多。蔡应这几日和百骑不断勾结,今日突然发难,这便是想借着污蔑来除掉远东。”
还能这样?可我就是奸细啊!
郑远东觉得这事儿太荒谬了,他不断在代入人设,眼中含泪,“相公……”
“远东这些时日颇为辛苦,这天台山也没好好游玩,明日起给你三日假,只管去玩耍。”
长孙无忌抚须含笑。
“多谢相公。”
郑远东目露关切之色,“相公,你这几日夜里又歇息晚了,眼袋都大了些。”
长孙无忌笑道:“老夫早就过了那等年纪,要什么俊美,哈哈哈哈!”
晚些幕僚们出去,纷纷声讨蔡应。
“那人就如一条毒蛇,竟然隐藏的如此深,可相公却慧眼如炬,就等他露出马脚,一举拿下。”
“远东,你此次算是苦尽甘来,以后若是有了前程,莫要忘记了咱们啊!”
苟富贵,勿相忘!
郑远东笑着应了。
晚些他在老地方留下痕迹,然后去了林子里等候。
可一直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贾平安的人影。
……
贾平安很忙。
“武阳伯,千牛卫的在外面和刑部的人发生了冲突,正在对峙。”
擦!
程达抬头。
明静抬头。
士气可用!
“虽说千牛卫和咱们没关系,可刑部的事咱们就得出手!”贾平安冷笑道:“叫上兄弟们。”
晚些,百余人出了百骑。
两个千牛卫正和几个刑部的官吏对峙,双方不断交锋,千牛卫的竟然节节败退。
“千牛卫都是官员权贵子弟,为何不敢动手?”
“那几个官吏乃是那边的人,千牛卫的父祖或许是官员,可他们一旦动手,就是给自家父祖招祸。”
“百骑的人来了!”
百余人浩浩荡荡的出现了。
“百骑又如何?”
刑部的觉得此事和他们无关。
千牛卫的也是如此想。
贾平安一马当先而来,一巴掌就抽翻一个。
包东喊道:“这人先前辱骂了武阳伯!”
有人跟着喊,“他还骂百骑都是一群豕!”
雷洪一拳捶去,骂道:“还羞辱我是毛猴,耶耶今日叫你认得什么叫做毛拳!”
一阵暴打后,百骑的人扬长而去。
两个千牛卫懵逼。
在场的人也惊讶不已。
“为何不还手?”有人觉得那几个刑部的太软弱了些。
其中一人抬头,无言以对。
有人说道:“上次武阳伯冲进了刑部大打出手,说是刑部有主事的家伙事被他一脚踢爆了。”
我去!
周围的人不禁夹紧双腿。
动作整齐划一!
……
贾平安去了林子里,郑远东幽幽的道:“我身上都差点长蘑菇了。”
“啥事?”
贾平安刚动手爆捶了一顿,爽的不行。
“先前蔡应突然发难,长孙无忌却说蔡应和百骑勾结,还夸赞了我。”
郑远东问道:“可是你做了什么?”
“我让人乔装,在这几日经常和蔡应擦肩而过,甚至还在茅厕里碰面……”
郑远东明白了,“这是剑走偏锋!多谢了。”
他认真拱手,“可你为何不告知我?”
若是提前告知,他也不会措手不及。
“你这个毛病得治。所以我就想着这般刺激一番,老郑,觉着刺激吗?”
老刺激了!
郑远东苦笑道:“当时我只想着如何死的体面些。”
“我这边事多,先回去了。”
坏小子是我的王子
贾平安最近在盯着逻盛炎,就等着这厮主动低头。
等他走后,林中幽幽,偶尔有鸟鸣传来,格外的空灵。
郑远东定定的想着,突然失笑,“贾平安此人虽说桀骜,可却值得交往,值得深交!”
他一路回去,快到地方时碰到了许敬宗。
“贱人!”
许敬宗鼻子里轻哼一声,随后去了百骑。
“你为何殴打了刑部的人?”
“可是有人弹劾了?”贾平安满不在乎的道:“百骑最近几年好事做的太多了些。”
许敬宗一怔,“你是说……要让百骑多些坏名声?”
“当然!”贾平安和他进了值房,“若非如此,千牛卫的人挨打和我有何关系?”
“这几年百骑护卫陛下颇为得力,千牛卫都被压制住了。随后还揽了查探外藩和监察长安城治安之责,嘶!”
许敬宗倒吸一口凉气,“好事做了许多,名声也越发的好了。关键是你的名声也好了不少。”
自污!
他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个念头,“你这头小狐狸,以后那些老家伙想坑你怕是难了。”
“武阳伯!”
外面来人,带来了朱韬的口信。
“大好事!”
擦!
斗破苍 天蚕土
贾平安心中狂笑:任你逻盛炎奸似鬼,也得吃耶耶的洗脚水!
到了鸿胪寺,值房外,逻盛炎正在等候通禀。
“咦!这不是南诏使者吗?”
逻盛炎强笑,“见过武阳伯。”
贾平安‘诧异’道:“我不是听闻你一直闹着要回去,怎地还在此地?莫非鸿胪寺有人阻拦?哎!”
他叫了边上一个小吏来,骂道:“为何阻拦使者回去?”
小吏配合的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武阳伯,没有的事啊!使者一直在这呢!没说回去。”
那就是色厉内荏喽!
贾平安哦了一声,“原来只是说说而已啊!”
此人是故意在羞辱我!
逻盛炎发誓,贾平安就是故意的。
他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但却不能反驳。
贾平安打个哈哈,“朱少卿可在?”
“小贾!”
朱韬在里面应声。
贾平安进了值房,“今日闲来无事,我便过来看看。”
朱韬含笑,“咦!请了使者进来。”
逻盛炎被引了进来,寒暄几句,朱韬就说些套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搞外交的难道都是说瞎话的天赋?
贾平安在边上看热闹,实则是在观察逻盛炎。
此人开始诚恳,可言辞间却带着些许不满。
“贵使且回吧。”
朱韬结束了谈话。
逻盛炎深吸一口气,看了贾平安一眼。
这是要低头了吗?
贾平安微微一笑,却是格外的冷漠。
南诏这个地方迟早会成为隐患,只要寻到机会,他自然会筹谋一番……
逻盛炎起身,“前几日我身体不适,昏昏沉沉的,说了些不该的话……”
等逻盛炎出去时,朱韬举手,贾平安猛地拍了一下。
“小贾,此事成了,哈哈哈哈!”
他起身看着几个下属,朗声问道:“如何?”
那几人起身,“武阳伯果然大才。”
这些都是专业的外交官员,外行人想让他们服气很难,而贾平安此次连续压制住了逻盛炎,一番推导在此刻大放异彩,让他们由衷的信服。
有人拱手,诚恳的请教,“敢问武阳伯,你如何断定逻盛炎会低头?他就算是翻脸回去,南诏依旧存在。”
“因为野心!”
贾平安再度说到了此事,“上次我就说过,南诏的目的从不是什么抵御那五诏,更不是害怕吐蕃人的威胁,而是一统六诏。”
此后南诏不断强大,最终一统洱海周边,立国南诏。这里面离不开大唐的支持。而大唐支持南诏的目的就是为了西南,让南诏牵制吐蕃。
后续西南当地官员作死,导致南诏投靠了吐蕃,就此这个让大唐不断失血的漩涡就形成了。
所以南诏要支持,但如何支持却值得商榷。
……
“陛下,有御史弹劾贾平安殴打刑部官员。”
柳奭作为中书令,官员的奏疏最后就要经过他这一关。
李治皱眉,“为何动手?”
“说是那些人辱骂了贾平安。”
柳奭不带情绪的说道:“可他们却矢口否认,另外,陛下,百骑从刚开始护卫陛下,后来加了查探外藩消息之责,再后来又多了监察长安之责……”
这个百骑越管越宽了啊!
这个角度找的好!
褚遂良给了柳奭一个赞赏的眼神,却没看到李治用阴郁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皇帝恨不能把所有的权力都握在手中,谁反对谁就是对头。
柳奭准备的很充分,“那些也就罢了,可贾平安竟然把手伸到了鸿胪寺里去,陛下,这……不妥吧?”
醉夢仙林 靈犀夜明月
褚遂良随即补刀:“此刻是鸿胪寺,那贾平安说不得明日就能去刑部指手画脚。”
李勣冷笑,“若是越权,鸿胪寺为何听从?”
这就是漏洞。
褚遂良欲言又止……
——贾平安是陛下的人,鸿胪寺哪里敢阻拦?
李治眸色微冷,旋即一笑。
“陛下,鸿胪寺少卿朱韬求见。”
当家商妃
“让他来。”
李治看向褚遂良的目光中多了揶揄之色。
朱韬早就禀告了和南诏使者交涉之事,他却没说,就是在等这个时机。
要想夺回权力,唯有不断削弱对方的力量,而打击对方的威信最为直接。
此刻他就想把褚遂良的威信扫落于地!
朱韬进来,“陛下,逻盛炎方才低头了。”
李治也是一怔,“说说。”
不是说他们只是内部有些恼火吗?怎地就低头了?
褚遂良只觉得脸上微热,但这个结果并不能削弱他的威信。
朱韬说道:“逻盛炎前阵子威胁要回南诏,鸿胪寺并未动容,后来鸿胪寺安排人说了些话……说吐蕃人到了南诏等地后身子会不适,厮杀不力,更有道路险峻,粮草补给艰难……”
李勣不禁心中微动,“后来如何?”
“随即南诏使团就乱了,一个个被叫去问话,出来时神色惊惶。”
李勣含笑,“这就说明那番话没错。”
“英国公高见。”朱韬笑道:“后来鸿胪寺依旧不动声色。”
这便是看谁先眨眼,在后世的外交场合中多见。
“就在先前,逻盛炎求见,说前阵子身体不适,说了些昏话。随后又说了些好话,说是南诏愿意为大唐挡住吐蕃的侵袭等等,只求一些兵器。”
“原先还要钱粮!”崔敦礼笑道:“如此这便让他们原形毕露了,陛下,鸿胪寺有功!”
老崔这是故意的!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谁不知道此事是贾平安插手造成的?现在你故意说鸿胪寺有功,这便是想说贾平安有功。
做人,不能这么墙头草啊!
朱韬笑道:“此事却是武阳伯一力坚持,鸿胪寺只是照做。陛下,不止于此。”
李勣突然皱眉,“若是如此,逻盛炎也无需低头,大不了回去,那五诏也不能把他们如何。”
“英国公果然高见。”
朱韬再度赞美了李勣,“武阳伯分析,说南诏的目的从不是什么抵御吐蕃,而是一统六诏!所以鸿胪寺便不动,逻盛炎果然就主动低了头。”
“这是不打自招!”
李勣起身道:“陛下,南诏野心勃勃,以后必然难治。给予他们的物资得慎重考量了。”
李治点头,“如此,大唐不可相帮太过,否则南诏尾大不掉,反而成了隐患。”
这等国策一但被确定,此后的决策依据就照此而行。
李治看着褚遂良,淡淡的道:“朱卿,贾平安可是仗着朕的威权,强行参与了此事?”
这怎么可能?
朱卿心想这事儿臣不是禀告过了吗?
怎地还问?
他随即又忧郁了起来,觉得皇帝竟然这般健忘,非大唐之福。
他没看到褚遂良的脸,此刻渐渐铁青。
“陛下,臣与武阳伯于外交之事颇多默契,此次他分说了南诏之事,臣觉着有理,于是便支持了他。”朱韬很是纳闷的道:“若是说的臣认为不对,就算是相公们来了,臣也不会低头!若是谁认为臣不对,只管来辩!”
这便是懂王!
这一刻他微微昂首,自信满满。
朕要的便是这番话!
李治看了褚遂良一眼,“朕就说贾平安再大的本事也不至于能让鸿胪寺低头,英国公,此事你来说说。”
这番话就是打脸:你褚遂良说贾平安仗着朕的威权压制了鸿胪寺,朕便让朱韬来打你的脸。
接着还得鞭尸!
鞭尸的人就是李勣。
獵妖武神 純粹的上殿
他目光温润,“陛下,由此大唐探清了南诏的打算,更摸清了那边的局势,以后大唐的决策便不会犯错,陛下,武阳伯有功无过!”
这是面对一个方向的功劳!
从此大唐在西南的布局和应对就能从容不迫了。
那个贾平安,果然是人才……李治颔首,“朕也深以为然!”
柳奭面色木然。
褚遂良面色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