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xi4引人入胜的小說 《鎮國天師》-第464章 參與審訊讀書-s4gnm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我把事情简单告诉了周坤,当他得知,我们居然和魔教尊老,有着“风魔”之称的敌人对干了一架之后,整个人都不由得吓傻了。
然后他告诉我和陈玄一,先待在别墅里不要走动,他立刻带人过来。
九转星辰变 婉容潇潇
女警察的黑道男友
撂下电话,我找到陈玄一说道,“看来事情闹大了,连风魔这样的人物也出现在渝城,周坤觉得事情掩盖不住,多半会直接对上面进行汇报,估摸着一会儿过来的人,会有很对六扇门的鹰犬。”
陈玄一反问,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与其让渝城这些公职人员捞到立功机会,还不如,我直接把问题汇报给岳涛算了,他是西南局的头头,渝城这边的大小事务,也经他管辖,这应该不算越界。
陈玄一点头说,“好,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麻烦,你赶紧通知岳局吧,听听他的意见再说。”
打定主意后,我便立刻拨通了岳涛的私人手机号,电话仍旧是张松接听的,兴冲冲地问我啥事?
等我把事情一说,张松直接就在那头蹦了起来,“什么,风魔!”
我说对,而且这老魔头已经受伤了,我们初步怀疑,他搞出这么事情,极有可能就和自己受伤的事情有关,这么大的烂摊子,我们管不了,你们西南局要不要接受?
张松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道,“你先别挂电话,我马上去找岳头儿。”
等待半分钟,电话那头重新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是岳涛,他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刚前往渝城不久,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我一阵苦笑,说得我特意愿意似的,还不是命运捉弄,敌人赶着趟来找麻烦?
听完我对整个事件的讲述,岳涛也罕见沉默了起来,随即叹着气说,“不管怎么样,风魔是条大鱼,这家伙属于光复会的核心人物,若是能够在渝城设卡,将他一句擒拿,绝对是西南局自建立以来的第一大功绩,这样吧,我会即刻排遣七剑前往,你们暂时稳住阵脚,先不要打草惊蛇。”
挂完电话,周坤已经带着一大帮本地的宗教局人员过来了,领头的人是个蓄着络腮胡,一脸粗豪的壮汉,经周坤介绍,这人叫姜文宇,是西南局下属机构的分局领导。
此人也是糙汉子一枚,行事风格火辣直爽,直接带着一帮小弟四下里搜寻,好悬没把整个别墅翻了个遍,但最终也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于是便主动走向我们,询问此事具体经过。
我也是事无巨细,将此事因果全盘告知,同时“不经意”地谈及了自己和岳涛的关系,这家伙听完,立刻面露笑容,一张布满皱纹的脸,笑得比菊花更灿烂,“原来是岳局的朋友,怪不得出手不凡,一下子就干跑了风魔这样的黑道枭雄。”
我摆手说道,“风魔不是我们干跑的,是他自己有伤在身,无法鏖战,所以做了战略性转移,请江队千万不要大意。”
装逼总得有个限度,在这帮宗教局骨干的面前,我和陈玄一多少还是有些收敛,不敢将功劳全都往自己身上揽。
听完,姜文宇点头沉吟道,“也是,风魔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黑道枭首,无论手段还是心计,都堪称一时之选,的确不像是那么容易就吃瘪的人,看来此事还需要再研究研究。”
我赶紧说此事已经汇报给了岳涛,相信不久之后,七剑也会迅速赶来。
姜文宇顿时喜上眉梢,说果然?那可太好了,有了七剑相助,说不得,这位黑道巨枭这次也要栽在这里!
他满脸自信,似乎对七剑充满了信心,然而我的内心却并不那么乐观。
只有亲自和风魔交过手,才能知晓敌人究竟有多可怕,所谓破船还有半斤钉,以我对七剑的了解,纵然合围,也未必能留得下这老东西。
一番交谈,我和陈玄一也累得够呛,便早早驱车返回,在周坤的安排下,住进了一家酒店休息。
世界的束縛壹冰霜之息 世界之哀
刚躺下没一会儿,周坤却又来找来,苦笑说那位蒋公子又打电话过来了,质问为什么把他的小妈列为通缉对象?
我冷笑不止,说这次的事闹得这么大,这位蒋公子多少也有推波助澜之嫌,虽然他未必知道实情,但肯定在那个叫“小芳”的女人唆使下,干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买卖。
魔舞干坤
我的建议,干脆让宗教局连同蒋宇一块逮起来,详加审讯,没准没顺藤摸瓜,得出一点意外情报。
男寵 皓月公子
周坤点头说,“行,那就依你吧,事情闹得这么大,我这位雇主也难辞其咎,看来那套房子我是要不了了,这样,审讯的时候,你能不能陪同一下?毕竟这案子,你们也已经查收其中了。”
我顿时一脸头疼,讲真,从我个人角度上讲,并不希望和宗教局这样的国家机器,产生太多的瓜葛,要不是冲着岳涛,很多行动我都懒得参加。
但毕竟我也从岳涛那里获得了不少便利,如此西南局真到了用人的关键时刻,我实在无法推脱,唯有点头答应。
帝破輪回
倾世仙妃:魔君宠妃无下限 风弦渡
当天晚上,我在周坤的带领下,走进了渝城分局的秘密审讯室,又再次见到了那位桀骜不驯、一身富气的蒋宇。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微白
显然,这家伙对自己会被抓来这里进行审讯,多少是有些不服的,尤其是在看见我和周坤之后,更是激动得恨不得站起来,骂骂咧咧指向我们说,“你们这两个家伙,明明是我花钱雇你们,回来调查我老爸失踪事情的,怎么你们居然合伙把我送来了这里,你们这是滥用私刑,信不信我告你们!”
周坤笑了,慢条斯理地走到蒋宇跟前,蹲下来说道,“小蒋啊,你先别激动,我呢,还有个情况没有告诉过你,我除了是个收破烂的掌柜,同时也是国家秘密机构的办事人员,你老爸失踪的案子牵扯甚广,问题很大。现在已经不再是我跟你攀交情、做买卖的时候,希望你能配合一下,等会儿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可好?”
蒋宇仍旧一脸激动,“老周,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秘密机构,什么牵连啊,我听不懂!”
周坤撇嘴道,“听不懂没关系,只要老实配合就行了。”
说着,周坤将自己的工作证件取出来,摆在蒋宇面前的审讯桌上,点着自己的工作证件道,“不怕告诉你,我这个组织虽然不属于公安系列,但职权却比公安部门高多了,你也不用觉得委屈,说什么要报警的话,警察系统管不了我们,也承办不了这样的案子。”
这一下,蒋宇终于不再嚣张了,好似一头斗败的公鸡,蔫头巴脑地垂下脸去。
硬的不行,他开始卖惨,“老周,你们查案子就查案子,为什么要把我铐起来?失踪人是我老爸,我是受害者亲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