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ry精彩都市异能 我真是仙界萌新 ptt-第90章 血刀老祖(3K)鑒賞-mzf91

我真是仙界萌新
小說推薦我真是仙界萌新
血刀门是鸿雁城的本地势力,被血刀老祖亲自掌控,已经不下两千年时光了,老巢一直就设在鸿雁城。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奇怪的是,血刀门一直活得很滋润,包括城主府在内的鸿雁城几大势力,对血刀门都秉持着一种“得过且过”的态度,只要不是太过分,根本不会去找血刀老祖的麻烦。
这也直接使得血刀门徒更加肆无忌惮,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杀人这种严重影响仙界秩序的恶劣行径也没少做。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血刀老祖本姓俞,很有些传奇色彩。
据传,他早年间和沧月郡郡王叶大人有过命的交情,关系极近,直到后来郡王大人领悟了更深奥的天地法则,成为大罗金仙并执掌整个沧月郡之后,二人之间的往来才少了许多。
当然了,传言只是传言,鸿雁城很多人都觉得不太可信——跟郡王大人关系匪浅,怎么也不至于千百年来,始终困在鸿雁城吧?
在沧月郡广阔的疆域内,鸿雁城可不算什么大的仙城,甚至只能说是偏远小城。
为何如此?
难道他俞老祖根本没有什么野心?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血刀门统一鸿雁城乃至周边几座仙城地下势力的野心,那是昭然若揭,人人都清楚的事情。
所以,又有传言说是血刀老祖是摆不清自己的位置,在郡王大人晋升为大罗金仙之后,仍旧没大没小,因此得罪了郡王大人,这才被刻意针对,绝不许他走出鸿雁城。
悠然山莊 懶在鄉村
这些年来血刀门屡屡在鸿雁城以外的地界上吃亏,便是佐证。
并且,就算是鸿雁城的地下势力,血刀门虽然做的数一数二,但也远远没达到“一统江湖”的程度。
鸿雁城范围内,跟血刀门势力相差无几的江湖势力,虽然不多,倒也还有那么两三个。
传言的可信度似乎更高了。
当然了,这种事情没人敢去叶郡王大人那里求证,鸿雁城的几大家族对血刀门的发展壮大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索性不管不问。
事实上,如城北徐家这样的古老家族,从来没将血刀门这种江湖门派当做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势力。
尽管无论是血刀老祖其人亦或是血刀门的整体实力,都不在鸿雁城任何世家之下。
但阶级就是阶级,如血刀老祖这种跑江湖的野仙,就算修为再高,也不太可能得到这些古老世家的真心认可。
除非他有一天突破到大罗金仙的层次,被仙盟高层起用。
一如沧月郡的郡王大人,叶孤城。
仙盟三十二郡王,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可以和十方仙帝直接对话的大佬,那是真正的仙盟高层。
各郡又有极大的自治权,郡王大人们在自己的领地之内,完全是帝王一般的存在。
真正的阶级飞跃。
一步登天!
相比起来,天仙境虽然厉害,但在仙盟广阔的地界上却算不上多稀罕,顶多算得上是一方高手。
倘若是没有深厚的家族或者门派背景,想要更进一步成为大罗金仙,没有大机缘大毅力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叶孤城郡王从一介散仙,崛起成为一方大佬,即便是放在整个仙盟范围内,也一直都是一个神奇的传说。
……
且说周堂主手按刀柄,气哼哼来到血刀老祖的闭关之所,却吃了个闭门羹。
错过与你的一生和一世 夜裬妘
这是城中心的一个小院子,四周都是血刀门的地盘,显得十分静谧。
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仙界毕竟是仙界,即便是江湖门派的老大,也讲究一个高品质的生活。
吳鉤
周堂主的心情却没有因为周围的美妙环境而变得愉悦起来,相反,他还险些当场暴走。
“老祖正在闭关,周堂主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代为通报,至于什么时候有空召见你,我可就说不准了。”负责把守老祖静室的年轻仙人鼻孔朝天,如是说道。
“你踏马的少跟我装!”周堂主在血刀门地位不低,素来蛮横惯了,今日里接连受挫,禁不住无名火起,沉声喝道:“王有德,老子在掌门座下当迎客弟子的时候,你他娘的还没出生呢!”
“那又怎样?此一时彼一时了。”名叫王有德的年轻仙人哼了一声,不悦道:“周堂主,你也别怪我不讲往日情面,老祖闭关之前交代了,无论是谁,都要先通报才能进去……倘若因此耽误老祖修炼,你担得起责任吗?”
“我有丁副堂主遇害一事的关键线索!”周堂主强忍怒火,寒声道:“需要找掌门面谈,你速速通报。”
拽丫頭的惡魔王子
“丁副堂主?那……好吧。”年轻仙人似乎也知道事关重大,自去里屋通报,过不片刻便回转而来,嘟囔道:“老祖让你进去。”
周堂主狠狠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入。
血刀门掌门人号称“血刀老祖”,从面相上看,却是个双目狭长的青年人。
他穿着一袭血红色长袍,以手支颐,斜倚在铺着兽皮的主位之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悲。
周堂主神情恭谨,快步走上前,拜道:“属下周明,有要事需当面禀报掌门,因此打扰了掌门修炼,属下诚惶诚恐。”
尽管是血刀老祖的嫡传弟子之一,周堂主依旧恪守身为属下的本分。
甜心V5:BOSS寵之過急
在这一点上,血刀门和仙界许多江湖门派的规矩是相同的——出了师并担任职位的弟子,严格来说已经不是弟子了,做事要懂得分寸。
这也是年轻仙人王有德胆敢顶撞黑鹰堂周堂主的主要原因。
矢界遊戲盆景
任何时候,老大身边的亲信,总能享受到更多的特权。
当然了,一旦王有德将来被下放到堂口之中,那么届时,周堂主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无妨,我恰好在闭目养神,没有修炼。”血刀老祖抬眼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得意弟子,“说你的事吧。”
“关于丁副堂主遇害一事……属下已经找到了真凶。”周堂主低眉顺目,“便是前些时日被城主府通缉的陈有猫,据说是个刚飞升不久的仙人。”
“哦?抓来了吗?”血刀老祖坐直了身体,明显来了兴趣。
不久前,黑鹰堂副堂主丁锐在大街上被人刺杀,在鸿雁城的地下世界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
血刀老祖原本没工夫理会这种琐碎的小事——没什么可说的,以牙还牙也就是了——不仅要凶手血债血偿,甚至还要杀光凶手身边的所有人。
这向来是血刀门的行事风格。
怎奈何,这个丁锐是他新纳的小妾之弟,那小妾可是没少在枕边吹风,聒噪得很。
血刀老祖不堪其扰,本打算亲自追拿凶手,怎知忽有所感,多年的修为瓶颈似乎有松动的迹象,只好派遣丁副堂主的直接上级,素来办事利索的周堂主替他追凶,自己则闭关修炼起来。
周堂主这么快就查到了真凶,这让血刀老祖很是欣慰。
不愧是老夫教出来的得意弟子。
看着血刀老祖欣慰的眼神,周堂主额头上却冒出了冷汗,“这个……属下率众追拿,中间出了点小状况,被那人逃了……”
“逃了?”血刀老祖眼中闪过一抹阴鸷之色,坐直了身体,冷冷盯着周堂主,静等下文。
周堂主没有狡辩,苦笑道:“属下办事不利,愿领责罚。”
呼!
血刀老祖张口吐出一口浊气,神态归于平静,淡淡道:“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那个人……被城卫兵包庇,放出城外了。”周堂主恭敬道:“据放人的偏将所说,此人手持徐家令牌……可能和城北徐家有渊源。”
“城北徐家?”血刀老祖用指节轻敲座椅扶手,“你的意思是,这个所谓的‘徐家的人’,在杀死城主府兵且被通缉之后,又被城主府兵放走了?”
“不,不是……”周堂主苦着脸道:“此人未必便是被通缉的陈有猫,起码那个城卫兵的偏将不相信我的话。”
血刀老祖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如此说来,你刚才是在骗我了?”
扑通!
周堂主猛地单膝跪地,颤声道:“这个消息是一个名叫云聪的黑市商人放出来的,属下也是痰迷心窍,没有仔细求证……就向掌门汇报,实在该死!”
“你是挺该死的,”血刀老祖淡淡道:“枉我还把你当做可造之材来培养。”
周堂主脸色更白,哆哆嗦嗦,不敢多言。
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嘴那么快干什么?
欺骗血刀老祖的下场……
即便他是对方的嫡传弟子,他也承担不起。
多年前,周堂主可是曾亲眼看到,自己的一位师兄,因为办事不利,被血刀老祖一掌拍出了元神!
这种混江湖的大佬,出手可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正六神无主之际,血刀老祖站起身来,周堂主脑后摸了摸。
周堂主抖得更狠了。
“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血刀老祖轻飘飘说道:“给你三天时间,或是向我证明此人和城北徐家的关系,或是将此人的头颅提来见我,能做到吧?”
周堂主低着头,汗流浃背,“属下遵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