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4c5笔下生花的小說 仙宮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疑惑鑒賞-at0yj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日出东方,红彤彤的太阳从山峰之上跳出,将温暖和煦的光芒洒在大地之上,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温柔的阳光照耀之下,国教山上的云层被驱散,肉眼可见的清气徐徐荡漾开来,让生活在附近的无数民众都是感觉心神舒适祥和,让附近的修士们心念通达,修行速度都是变快了不少。
“铛,铛,铛……”
清脆的钟声中,身穿白色弟子道袍的国教院的弟子们从各自居住之处走出,通过浓密青林掩映之下的石径,向山腰的一处平台汇聚而去。
在远处看起来,就像是一道道飘荡在林中的白云。
山腰的平台阶段,方圆数百丈范围,靠近山壁的位置,有一座金碧辉煌的道殿。
随着弟子们的数量增多,此处变得熙熙攘攘,喧闹起来。
这时,紧闭的道殿大门轰然打开,一名穿着教习道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上,看着下方的众多弟子们。
“卫师叔来了,快闭嘴!”
“卫弘量昨天还因为几位长老管教不严,发过脾气!”
“对,千万不能触及他的霉头!”
“快安静!”
弟子们似乎都是很惧怕这位名叫卫弘量的中年男子,喧闹的广场上迅速变得安静了下来。
卫弘量负手而立,通过修为灵气的加持,声音变得犹如洪钟大吕在广场上空响起:
“明天,考核大会将会正式开始。这并不是第一次举行,因此其他的规矩我不多说,相信你们已经知晓!”
“我需要说的只有一点!”
“今年进入内门的名额,只有一个!”
一听这话,下面弟子们顿时炸了锅。
但卫弘量面色一沉:
“都给我闭嘴!”
一声大喝仿佛雷鸣般响起,广场上的弟子们都被吓了一跳,顿时安静了下来。
卫弘量继续说道: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考核大会每十年一次,以往招入内门的,最少也有五人!”
“但这次,就是只有一人。”
“也就是说这次考核大会的冠军,将会直接进入内门。”
“进入内门的分量你们应该已经很清楚。意味着会成为国师的亲传弟子!”
“虽然名额只有一个,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要好好努力,每个人都有机会!”
卫弘量眼睛环视下方的弟子们,淡淡的说道:“好好准备吧,希望你们明天都能取得让自己满意的结果!”
说罢,卫弘量就干脆利落的转过身去,进入了道殿,大门在他的背后轰隆一声关闭。
广场上顿时喧哗了起来,所有的弟子们脸上都是愤懑和不平的神色。
“众人努力修行,就是为了能够进入内门成为国师的亲传弟子,结果就是这样?”
最前排,一名身上背着道剑的弟子满脸失望的说着。
世界风璃恋
“只有一个名额,还举行这考核大会做什么!”
“若是早知如此,我当初我还不如投入军营,去积累战功,磨炼修为!”说这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
不死劍魔鬥蒼穹
在他旁边一名女弟子说道:“你若是去参军,当下最大的可能是已经被杀死!”
那魁梧少年恼火的瞪着对方:“你说什么?!”
“你还是留着力气好好准备明天的考核吧!”女弟子冷笑说道:“人家有实力夺得冠军进入内门的,可不会这样抱怨。”
“抱怨都是那些就算内门名额增加到五个,也没有办法成功进入的家伙!”
“此言差矣,”旁边一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少年忍不住说道:“试问我们这一批外门弟子,有谁能比得过钟晚?”
“依我看,国师这次早已经内定钟晚为内门弟子,这次考核大比只不过是走一个冠冕堂皇的过场而已。只是可怜我们成为了陪衬。”
随着此人的话,众人的目光移动,很多弟子都极有默契的纷纷让开,最后在人群之中出现一个女孩,众人都看向了她。
女孩的年龄也就在十岁左右,她没有理会周围众人的目光,而是低着头,眼睛里面闪过疑惑的神情:
“不对!”
“怎么会是一个?”
“当年我经历过的内门考核大比,进入内门的名额明明就是五个!”
全美食狂潮料理时代
钟晚正在思索的时候,周围的所有弟子们却是不干了。
那个想要投军的魁梧少年不满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锦瑟
“还能是什么表情?”那名女弟子双手抱胸,翻着白眼说道:“她在装傻呗,装天真呗,装无辜呗!”
钟晚看着女弟子,脸上出现了回忆的神色,片刻之后有些疑惑的说道:“孙喜儿,我知晓你曾经不喜欢我,但你也不会这样说话啊?”
叫做孙喜儿的女弟子脸上出现了夸张的笑容,指着钟晚说道:
“你是不是疯了?!”
“跟我这么说话,我和你很熟吗?”
“还是你以为你那么厉害,所以所有的人就都要恭维你,巴结你?”
孙喜儿顿了顿,表情冷淡,满脸厌恶,阴阳怪气的继续说道:
“我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弟子,修为弱,存在感低,您还是不要和我这么套近乎的好!”
“我可遭受不起!”
钟晚微微摇了摇头,轻轻的呢喃道:“的确不对!”
那名魁梧少年冷笑道:“众人看她,她还在装无辜?”
“恶心!”旁边一名弟子愤怒的说道。
“虚伪!”那名文质彬彬的少年摇头晃脑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天赋异禀的钟晚,竟然是个如此虚伪的人。”
“这样的人,天赋却这么好,天道为何如此不公!”
“就是,平时我就看不惯她了!一副清高的样子骄傲给谁看呢?”
“那你还好,她曾经还跑到我的跟前来对我炫耀她自己有多么厉害,我躲都躲不及!”
七嘴八舌的辱骂和指责传进钟晚的耳朵里面。
钟晚环顾四周,看着一个个同门面容狰狞,唾沫横飞,感觉即熟悉又陌生。
是的,在罪恶之渊中,那魔神龙至的叫声过后,她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回到了曾经修行的地方,遇到了曾经熟悉的这些同门。
不过眼前景象,细细想来,却是有不对劲的地方。
她当年的确是人缘很差,没有朋友,众人都讨厌她不愿意接近她。
但是也没有像当下这样如此露骨,对她如此过分。先前众人都是默默的远离孤立她,但是当下,除了远离孤立之外,甚至还毫不吝啬的使用言语辱骂。
在今天早上来到这处广场的路上,在人群中甚至总有人不经意的推搡,攻击她。幸好她当下的真实修为可是金丹,而且神魂在罪恶之渊之中磨炼的无比强大,再加上独步天下的阵法天赋,这些才处在练气期的弟子们,实在是不够看。
还有当年她真正参加考核大比的时候,内门的名额是五人,并不是当下的只有一人。
这种好像回到了过去,但是又和过去不一样的情况让钟晚很是好奇。
但是心里还是微微有点难过,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她一直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问题才让这些同门们讨厌自己,但是没有想到如今这或者是幻觉或者是梦境里重来一次,竟然还是会有同样甚至更加变本加厉的遭遇。
默默的叹了口气,钟晚转身向广场外走去。
这些弟子们虽然看样子恨不得把钟晚生吞活剥,但是却忌惮钟晚强大的实力,毕竟虽然钟晚年龄最小,但确实是当下外门实打实的第一人。
因此在钟晚的面前,他们还是乖乖的让开了路。
这时,在人群之中,突然不知晓从哪里飞来了数把灵气剑影,直刺向钟晚!
但是在来到钟晚身前三尺的距离处,这些灵气剑影全部都凭空震碎而去。
周围的弟子们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钟晚竟然已经这么厉害了?”
東漢發家史 我叫洪漆工
“我都看不懂她是怎么做到的?”
“厉害又如何?也还是像个过街老鼠一般被众人唾弃!”
钟晚脚步一停,一眼就向三丈之外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看去,钟晚能够轻易的察觉其中一把灵气剑影就是来自此人。
看见钟晚的目光,那青年的脸上维持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摊着手说道:
“钟晚师妹,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我会比你大十多岁,还会偷袭你一个小孩子不成?”
钟晚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再看他,继续抬步往前走。
但这青年的脸上却是出现了涨红的神色,恼怒的上前两步指着钟晚说道:
“钟晚!我看你是个小孩子不跟你计较,你这样子是什么意思?”
“不屑一顾吗?你可知晓最基本的礼貌?不管按年龄还是入门时间,你都要老老实实叫我一声师兄,难道你不懂得最基本的长幼有序!?”
看着此人二十多岁一大把年纪,竟然还是练气六层的修为,却死皮赖脸的和自己纠缠,仿佛一个吃人的野兽一般弯着腰对自己怒喝,脸上横肉狰狞,唾沫星四溅。
看见钟晚怔怔的盯着自己看,这青年慢慢的心里却忍不住有点发怵了。
大唐明皇录
他可是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十岁出头的小女该到底有多么厉害,她要是真的要对自己出手,那自己还真的没有还手余地。
青年咽了口唾沫,四下看了看,说道:“怎么,考核在即,难道你想对同门动手?”
“就算你要动手,我们这么多同门,难道会怕你一个?”
他想把其他的弟子都和自己拉到一起,来壮胆。
钟晚收回目光,绕过青年转身离开。
在她的身后,那青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冷冷的说道:
“明天等着吧!”
……
第二天,国教院每隔十年一次的考核大比开始。
国教院的大比是也就是国师挑选亲传弟子的比试,这不光对国教院的外门弟子,对于外界的修士,还有普通的平民百姓来说,都是喜闻乐见的热闹大事,因此今天的国教山格外的热闹。
在国教山最大的广场上,无数场对决正在进行。
我的刁蠻任性女友
考核大比也没有什么复杂的规则,众多外门弟子们抽签挑选弟子,一对一比试。
往次都是赢到最后的五个人将会成为内门弟子。
但是这次规矩变了以后,只有冠军才能得到。对于看热闹的那些修士和平民百姓而言,这个规矩的变换倒是让他们对于比试的结果更加的期待。
在随手一招将对面的弟子击败之后,钟晚就跳下了擂台。
目光从周围水泄不通的观看者们身上扫过,钟晚微微摇了摇头:“看来这些人也不一样了。”
当年她在比试中,同样也几乎是一直摧枯拉朽拿下了第一,同门弟子们孤立她远离她,但是围观者们毕竟都不了解,还是对她一直报有欢呼声之类的支持声势。
但是当下,不知晓是受到了弟子们改变的微妙影响还是什么原因,当下周围的这些围观者,在她赢下来的时候,依然是保持着横眉冷对,似乎对她赢得了比试很是不满。
但这些观众在看其他弟子比试的时候,对胜利者都是正常的情绪。
钟晚不知晓这是什么情况。
比试继续进行,后面的第二个,第三个对手,钟晚都是一招将对手轻松击败。
但周围围观的人们,态度依然保持冷淡不变。
半天的时间过去。
当下站在钟晚面前的,已经是第八个对手,竟然是昨天在钟晚身边辱骂讽刺钟晚的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少年。
这少年年龄大约十六七岁,修为是练气九层,天赋也是不错。
但比起来钟晚还是差了一截,不说此时的钟晚实际上已经是筑基,就是曾经真正参加考核比试的时候,钟晚十来岁的年龄,修为也早就已经跨越了筑基。
同样这也是其他的弟子们所知晓的。
但面对对外修为是筑基的钟晚,对面这相差着一个大经街的少年确实神色自信,似乎有着胜利的把握。
末代男王
“钟晚!请指教!”钟晚看着对面的少年,按照规矩行了一礼。
“成通!”少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明显是不愿意行礼。
钟晚没有多说什么,从开始比试以来,她的这些对手在面对她的时候,似乎都把礼数扔到了一边,她已经习惯。
她只是调动灵力,探出看起来小小的拳头,向成通砸去!
先前面对的七个对手,钟晚都是只出了一拳,对方就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在那些对手中,也出现过练气九层的,同样也是瞬间落败。
但这次,结局并不相同。
那成通一手微动,竟然直接往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丹药下肚的瞬间,成通的修为就猛然迎来了一个爆发,直接越过了练气和筑基的那道门槛。
他竟然在比试之中使用强行提高境界实力的丹药,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事情!
钟晚看了一眼擂台之下充当裁判的国教院教习,见对方竟然无动于衷没有暂停比试,也就暂时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专注于眼前的战斗来。
就算这成通使用了提升境界实力的丹药,也改变不了结局。
反而看到成通突然气势暴涨,周围的围观者像是没有看见他服用了丹药一般,欢呼喝彩起来。
面对实力被强行拔高的成通,钟晚拳头不退不避,正面迎上!
成通则是信心大增,看见钟晚竟然还敢跟自己硬碰硬,脸上出现一抹残忍神色,拳头抬高向着钟晚致命处砸去!
但钟晚的拳头虽然看起来很小,甚至可以说有点可爱,但前进的速度确实依然远远超过了实力已经增加的成通。
在成通的拳头还没有到达的时候,钟晚就轻轻的砸在了成通的身上!
成通自信得意的眼神瞬间变得震惊和痛苦,脸色骤然苍白,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砰!”
一声爆响!
狂猛的气流向外冲击扩散开。
成通的身形仿佛掉线的翅膀一般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儿看了擂台的边缘,手捂着痛苦,脸色苍白,剧烈的痛苦让他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围观者们对成通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仿佛瞬间被堵上了嘴巴的围观者们,钟晚看向了擂台边缘的判官。
那位判官高声宣布:
“钟晚胜!”
但钟晚指的并不是宣判结果。
她好奇的对那位判官问道:“师叔,他服用了筑地丹!”
筑地丹就是方才成通服用那让他的修为强行增长到了筑基期的丹药。
那判官冷着脸说道:“钟晚你的修为是筑基,他的修为不过是练气,本来就相差着极大的差距。”
“这只是我们同宗比试切磋,境界相同更能彰显比试效果,因此就算他服用了拔高修为的丹药,我觉得也是情有可原。”
钟晚微微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判官,心说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看见钟晚的神色,那判官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厌恶不耐的神色,说道:“结果已经公布,你不去准备下一场战斗还在这里等什么?”
顿了顿那判官又说道:“难道的所谓的天才也只不过是个斤斤计较的家伙,你这样必难成大器!”
钟晚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遵命,师叔。”
这时,地上的成通似乎缓过神来,艰难的说道:“师叔,这不可能!”
那判官问道:“什么意思?”
成通指着钟晚说道:“钟晚不过筑基,我修为提升到与她相同的地步,她竟然能如此轻松战胜我,这不可能!”
“她一定搞了鬼!”
判官听到成通的话,看向了钟晚:“你等等!”
钟晚微微皱眉。
判官上前来说道:“成通说得有道理,我有理由怀疑你使用了其他不正当手段或者是暗自违规提升了修为。”
“所以我需要对你进行检查,如果检查证实,那你将会被取消资格!”
钟晚定定的看着这位判官,问道:“师叔,我可有得罪于你?”
判官脸色一变,出现了怒容:“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意思我在针对你?是在说我执法不公?!”
钟晚没有说话,她觉得这是很明显不过的事情,不用提醒不用重复。
判官一甩袖袍,冷哼一声:“若是再说这样的话,我便以侮辱教习侮辱判官之罪,取消你的资格,将你丢进惩戒堂!”
钟晚没有发怒,一是她没有发怒过,二是她觉得对这些人发怒也没有意义,更何况曾经很多年,她其实也习惯了别人对自己的敌意。
天降活宝夫人 秋光老
只是当下有点太过离谱,有些太过没有道理:
“为什么?”她很想知晓。
“因为你是你!哪儿来这么多为什么?”
说着,判官张开手,灵气从体内弥漫而出,将钟晚笼罩!
几息之后,他收回了手,冷冷的看了一眼钟晚:
“没有问题。”
“算你运气好!”
然后才转过身再次宣布:
“结果不变,钟晚胜,晋级下一轮!”
这个时候,远处的两座擂台周围都响起了欢呼声,那边也都结束了战斗。
看见那些被欢呼和喝彩包围的胜利者,钟晚站在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擂台上,显得无比的孤单。
当最后一场战斗也结束之后,包括钟晚在内就只剩下了四个。
接下来,也就是今天的最后一场,倒数第二轮。
钟晚的对手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也是极为有名的天才,名为孙梦云。
她正是昨天当中指责过钟晚的孙喜儿的亲姐姐。
虽然孙梦云的天赋极佳,刚刚已经跨过练气,正式筑基,但是相比起钟晚来说,差距还是极大,钟晚依然只用了一招就将其击败。
在判官正式宣布了结果之后,浑身气息尽散,脸色苍白半坐在地上的孙梦云挣扎着爬了起来。
她看着对面的钟晚,眼中充满了愤怒和怨恨。
面露怒容的说道:“钟晚,若不是因为你,我这次已经足以进入内门!”
当时明镜曾照月 江南雪vi
钟晚认真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晓为什么名额会只剩下一个。”
“哦?”孙梦云冷笑:“那就当你是无辜的吧!”
看见孙梦云的样子,再加上昨天以及今天到当下的见闻,钟晚知晓这次内门名额变成一个的原因已经被所有的外门弟子公认的扣在了自己的身上。
钟晚收回了目光,转身径直下了擂台。
后面传来了孙梦云充满了怨恨的恶毒诅咒:
“钟晚!你不得好死!”
钟晚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又迈步离开。
一天之后,最后一轮开始了,获胜者就将会是这次考核大比的冠军,也将是这次唯一一个进入内门的外门弟子。
钟晚的对手是一名和孙梦云年纪相差不大的男弟子,名叫杜开宇,修为同样是筑基初期。
杜开宇长得丰神俊逸,一上擂台便引起了所有围观者的欢呼。不过他当下的神情看起来很严峻,似乎知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场结局并不乐观的战斗。
钟晚默默的走上擂台,所有的围观中也变得安静了下来。
钟晚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但还是有些好奇:“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对面的杜开宇听到了钟晚的话,淡淡的说道:“因为你是你。”
钟晚猛然抬头看向杜开宇,因为她记得很清楚,这句话昨天的那位判官在自己询问的时候,也说过完全相同的话。
钟晚在心中苦笑,因为我是我?所以我到底是有多么罪大恶极吗?
杜开宇这时候出声询问道::“钟晚,众人都觉得是因为你,所以名额才成为了一个。我不会听信谣言,我想问你,想听到你亲自回答我,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不是,”钟晚说道。
杜开宇露出了微笑,认真的看着钟晚,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弃权证明自己的清白?”
钟晚苦笑说道:“就算我弃权,你们不是也会找到别的说辞,比如畏罪之类的话来指责我吗?”
“那我弃权!”杜开宇说道。
钟晚好奇的看着杜开宇。
杜开宇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说道:“反正我也不会赢。”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走下了擂台。
安静之中,很快那些围观者们也都开始默默的离开。
总之,这场十年一次的国教院考核大比似乎显得无比的虎头蛇尾,结束的也非常诡异,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和钟晚作对,全世界的人都在讨厌钟晚。
甚至传出来消息,说钟晚一个人毁了这一次的考核大比,传的沸沸扬扬。
而这边,在两名教习的带领之下,钟晚正沿着国教山的阶梯一级级往上。
从脚下到山腰,都是国教院对外的部分,以及外门弟子修行的地方。
而在山顶的位置,则是国师平时修行的所在,以及他教授内门亲传弟子的地方。
钟晚先前一直在这里修行学习,所以对这里是很熟悉的。
绕过了位于山顶前方的宫殿,穿过了后方的一些山石小湖树林,两名教习终于在林间的一个木屋前停下了脚步,示意钟晚自己进去。
这木屋撘得很高,看上去就像个高处的亭台,钟晚在铛铛铛的脚步声中,走上了阶梯,看见了背对自己的那个熟悉的苍老背影。
正是他的师傅,国师。
在钟晚的印象之中,国师没有名字,没有道号,除了亲传弟子之外,所有的人都只称呼他为国师。
国师其实并不怎么管那些亲传弟子的修行,这也是后来钟晚放慢修行速度,可以变得普通的原因。
在亲传弟子们的眼里,国师就是一个整天坐在林间木屋里面算命的老头,他教授弟子从来都只是能用一句话说罢,绝对不多说半个字。
正当钟晚陷入回忆的时候,国师开口了:
“你在烦恼什么?”
钟晚回过神来,按照她对国师的了解,这可能就是她需要上的第一堂课了。
钟晚将她想知晓的问题说了出来,为什么这全世界的人都在讨厌她,远离她。
她曾今没有问过国师这个问题,当下在这不知晓是幻境还是梦境的里面有机会,因此很想知晓此时的这个国师,会怎么样回答自己。
国师的声音充满了智慧的感觉,缓缓的说道:
“此时的我,是你心里的我。”
“这个世界,也是你心里的世界。”
“你看到的这个世界,虽然对于真实的世界来说是虚幻的,但对你来说,也可以说是真实的。”
“他们其实是撕下伪装之后的真面目。”
“其实在你的心里,这些人就是这个样子的。”
国师就像一位循循善诱,充满了耐心的老师,最后说道:
“所以,这就是你的命。”
钟晚目光有些空洞,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些话就像是充满了魔力的利剑,一把一把的轻而易举刺进了她的心中。
“是这样的吗?我的内心世界就是这样的吗?”
“这就是我的命?”
国师淡淡的说道:
“当年带你回来时,已经行过正式的拜师礼,这次只是正式开始随我学习,故此那些繁琐礼节就免了。”
“接下来会有一位师兄带你,他会给你为师送的你的灵石以及法器,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