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深淵歸途 txt-3 高層會晤分享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所谓的拜访最终没能一起进行,那个别墅里的人们似乎是很忙的样子,而且不是什么托词。多日的相处之下众人也的确发现别墅里的好几个人都处于一种工作到发狂的状态,陆凝也在自己的两次试图拜访中与其中两个人稍微聊了聊天,不过没能进门。
一次是之前在门口见到的那个很活泼的女孩。当然,集散地不能以年纪来评判人,毕竟在这里年龄是不会增长的。她的名字叫绫小路铃,相当热情,不过也向陆凝说明了这里的情况——她这个团队会通过为一些大型组织接一些外包的散活来取得报酬,以作为在这里的滞留金。而最近因为五阶的变故,大量的活被塞到了这里,于是众人不得不痛并快乐着地努力工作,而每天忙完之后肯定是没精力去和众人见面商谈了。
第二次则是遇到了一个自称叫纽扣的女生。她在别墅外面的大院子里组装一台巨大的看不出用途的机器。陆凝和她稍微聊了两句,不过女生就没那么健谈了,只是简单说了一下今天屋子里的众人依旧没空,而发现陆凝对机械几乎不懂之后,她更是没有兴趣和陆凝继续聊天了。
而之后和其余朋友聊天时,众人也七拼八凑地知道了一些那个别墅里的人的情况。
那个看上去很大姐头的文歌性格也是非常直爽的一个人,无论骂人还是夸人都是张嘴就来。和她交流过的艾兰茵和宋云仪对她的观感都非常好,或者说,集散地这种地方率直的人其实大家都很认同吧。
易天南则和那位军服男子聊得很来。那位先生的名字是怀特,他死亡的时候已经超过五十岁了,比面貌上看起来还要老。他对于礼节很有些重视,也是个为人很严肃的人,不过他并不会将过于严格的礼节套在别人身上,换句话说,严于律己,宽于律人。
宁夜衣认识了里面一个很知性的女子桑瑾,两人的聊天很愉快——虽然只有五分钟。桑瑾的时间观念很强,她只是在工作间隙在外面休息片刻的,并没有因为遇到一个聊得来的人就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最让人惊讶的是晁钰居然有机会走进去——虽然只是进院子里的小桌那里坐了一会。她和一位名叫孟倦的男子在那里聊了一会天,而且是面对面。按照晁钰打字所说,那个叫孟倦的男人是少数让她没有感觉到和人交流拘谨感的一个人,要知道连周围这些一起经历了升阶的人她都没怎么说过话。
“所以说那别墅里住的人果然都很厉害吧。”宁夜衣过来做客的时候说,“我们碰到的人每个都不一般。”
“说不定每个四阶游客都是这样的,毕竟升阶场景是那种样子……”陆凝泡好香草茶端了回来,“老实说,我们这些人要是让别人看来不是也挺有特点的吗?”
“我觉得我挺普通的。”宁夜衣咧嘴笑笑,“你和我这么久了,发现我有什么独特了吗?”
“你这么追求自由度就挺让我惊讶了。”陆凝耸耸肩。
“好了好了,说个好消息,我之前回了趟三阶,传达了一下喜讯。”
“麻烦你了。”
“哈……反正大家都很高兴,也有几个表现出跃跃欲试,你开的好头。”
“瞎甩锅,明明是你想升阶我陪你的。”
两人哈哈大笑了一会,陆凝才接着问:“那倒是确实很好的消息,升阶虽然难,可大伙总要尝试的吧?有谁?”
“赵汐华马上就要升阶,渡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她们两个都是做好了准备的,即便没有你,估计也会很快升阶。藤井和尚文雪好像是想冲上来了,她们俩比较敢做又没有太多牵绊,不过别的人还是打算再稳稳。”
“嗯……我还挺期待的,本来我们就要稍微多滞留一段时间多了解一下四阶的情况,如果还有朋友能升阶上来那可太好了。”
“不担心吗?”宁夜衣问。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3 高層會晤相伴
“我相信,我的朋友不会那么容易就死去,尤其是你说的这四个人都不是不知道转圜的愣头青。”
“你说得太严肃了!”宁夜衣打趣了一句,“总之,最多再有半个月,估计就会有人过来了!”
“那么……场景的情况怎么样?”陆凝又换了个话题。
“我稍微打听了一下,四阶的场景在分类上好像和三阶差别不大,不过总是会变难的。场景的自由度变得更高了一些,不过具体难在什么地方可能还得我们自己进去了才知道。”
“嗯,大部分的意思都是,场景会和我们产生一些联系。我个人倒是倾向于和过去的某些事相关,在熟悉的领域反而会让我们更加顺手一些。”陆凝喝着茶,也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了一下。
“过去吗?我并不担心这些,我的过去也没什么好挖掘的。要是挖我伤疤我还能就地反击呢,看集散地到底怎么处理吧。”
=
五阶集散地的宫商角徵羽是黄金黎明非常有名的一个会场。这个山庄通常时候为军团长厉音和心腹所居住的地方,必要的时候会开启“商”的区域作为开会的场地,当然用到的时候要接待的宾客肯定也不一般。
厉音站在会场大厅的台阶上方,等候着这次宾客的到来。
预定要来的人并不多,实际上可谓是很少。除了本组织的左虞侯、凤九仪和元初统以外,剩下会过来的就是另外两大组织的顶头人物。
外面很快出现了五个人,他们身上穿着造型相近的白色长衫,衣衫的角落用墨色绘制出精美的动物图案,其中一人为狻猊、二人为蛟、二人为丹顶鹤。
“厉军团长,感蒙等候。”着狻猊长衫的人拱手施礼,在他开口之后,剩余的四人方才各自行礼,而且这四人的行动非常整齐。
鸿蒙天道,他们所遵循的长幼尊卑、礼节有序几乎是刻在骨子里一样的本能。在五阶的所有人基本都是以师徒同门一样的关系网连接在一处的,大凡不同辈分的人一同出行,总能隐隐感觉到他们这种深刻的“礼”的规矩。厉音并不过于在乎礼节,不过也尊重对方组织的规矩,向狻猊长衫的人先问候了一句:“章先生,辛苦诸位远道而来,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半刻,请在室内等候,茶已备好。”
“是,我等早到,亦是不愿人前失仪。如此,感谢厉军团长,我们进去。”
最后一句自然是对旁边四人说的。
把这一批客人迎进去不久之后,另外一批人也到了,这次只有四个,是来自丹阳炽血的客人。为首的两个一个是身穿锦缎银衣,气势非凡,腰悬长剑的女子,另一个则是一身深蓝色海军制服,面上常带微笑,但身上光是可见就有五把枪的男子。在二人身后,还有和二人衣着近似的两人。
“厉音?好久不见,我上次来你这里可是快五年前了吧?”男子笑着向厉音打招呼。
“穆沧澜先生,很抱歉我的记忆并不是那么清晰,或许真的过了这么久吧。”厉音也还礼道。
“你清理污染的时候就不要每次都洗得那么彻底,本来就有些问题了,万一以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是你们组织也麻烦?”女子皱了一下眉,“黄金黎明已经很久没有高层新血了吧?那你们就更不能出事。”
“多谢南霁月小姐关心,你看,至少我还记得诸位,问题不大。”
厉音笑笑,而穆沧澜南霁月两人也拿她这个态度没什么办法。
“总之这次丹阳炽血就我们带着副官过来,你们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
“有所耳闻,据说是人偶派对那臭名昭著的侦查三组在一次集体行动中不幸和那位‘烛龙’进了同一个场景,十对三还是偷袭的情况下被杀了个干净?这件事应当是好事吧?毕竟此前侦查三组连名字都没暴露,如今却突然消失,实在大快人心。”
“首先,没人会因此问责。其次,我们是同一级,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去责备。问题只是她带着两个新吸纳进来的人偷偷去场景里‘培训’,并差点让那二人遇害。”穆沧澜笑着说道,“作为一名领袖来说,此举太过冒失了一些,这种事完全不该她亲自出手的,仅仅因为爱才之心见猎心喜便冲动行事,这次只不过区区侦查三组,若是碰到了什么更厉害的角色,她自己也不免陷入危险。”
“道理确实不错,但我确实想不到‘烛龙’能陷入什么危险。”厉音也笑了起来,“想必她也是有绝对实力自信才敢这么做的吧?”
“说得没错。”南霁月轻轻咳嗽了一声,“可是她能这么做别人呢?她是首领,表率众人,万一都学了她那岂不是乱套了?总之……我们四人投票的结果是让她在家里好好反省一下。”
“好吧,你们组织的情况和我们太不一样了。”厉音点点头。
这时候,黄金黎明预定的几个人也已经抵达了。众人互相问候之后便一同走入了会议厅当中。
这一次要讨论的话题便是五阶集散地未来的变动问题。这里的顶级组织之间固然维持了表面和平,却也因为地域和文化因素有着一定的分庭抗礼之意,这也是必然的事情。而相较于别的组织来说,黄金黎明还是比较倾向于和同气连枝的两个组织合作。
每个组织都必然会派出一部分人前往新的集散地,众人这次便是就派出的人方面进行商讨,因为人数无法太多,所以三个组织有必要进行联合,那么到底应该以谁为主导,负责不同事务的人分别由哪一家出,这些全部都要仔细安排清楚。
在五阶安排结束之后,就轮到四阶的情况了。
“各位准备如何安置来自四阶的后辈?”狻猊长衫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除了一些核心培养的人物以外,我们并不准备强制组织里的人作出选择。在对新集散地的落成情况和目的都不明确的时候,让心理准备不足的人面对未知是我们的不负责。”左虞侯说。
“我们在四阶就已经有一部分形成战斗力的人了,因为升阶的人没有转移限制,我想我们会从那里准备升阶的人中调配一部分主力军前往新集散地。”穆沧澜跟着说道。
而鸿蒙天道这种有严格秩序的组织自然也有一批准备好投放到五阶的人。黄金黎明实际上并不是没有类似的人才储备,只不过体量比另外两家大很多,并不需要动用这部分储备特别探索而已。
“那么,我会将相关的消息编辑一下发送给各个四阶集散地的负责人,在自由选择之后,他们完成升阶要在合适的地方配合诸位在那里部署的人员。主要成员应当来自于我们的下级组织蔷薇十字,这样如何?”凤九仪已经在准备发送邮件了。
“请便。”穆沧澜笑道。
“诸位,不知是否能够猜测到此次集散地这般行动的用意?”左虞侯又问。
“或许有一二想法,只是无从验证罢了。”狻猊长衫轻轻摇头,“若真的想要得到什么具体情报,或许便要求助于星界圣堂那一位了。”
“哈……时瞳吗?真的不想找她。”南霁月叹了一口气。
“的确,时瞳基本不会出借她手里的特权,她对于这方面的事情看得很严格。”元初统捋了一下胡子,“并非是付出的代价问题,而是我们能否说动她。如果此事在她眼里并不算什么的话,我们根本提不出可以交换的条件。”
“在我们自己还有余力调查之前,没有必要依赖她的特权。”左虞侯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她已经移居幕后,如今星界圣堂也不是她负责运转,希望诸位也认清楚,距离当初的一战之后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时瞳也已经不是当时和我们并肩作战的那个战友了。”
“只是……挺遗憾的。”南霁月耸了耸肩,“放在原本的世界,我们都已经老了吧?本来应该退位让贤来着,然而集散地这里……可没那么好退下去。”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对有本领的新人更加关注,尽量引导优秀的新鲜血液,哪怕在性格或观念上有什么缺陷,只要不是某种极端状况便可以被接受。然而……死亡总会夺走很多好苗子。”
“还不是永夜议会那群人。”南霁月抱起胳膊,“他们拉起人偶派对到底是有什么毛病,让那些反社会无组织无纪律地自生自灭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