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九章 什麼時候能出場?鑒賞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谢兰站在公交车站台上正在等车,搬新家之后,距离她工作的单位稍微远了点。
不过东川这个四线小城市就这么大,就算稍远点也没多远,以前坐公交车五站路,现在是十站路,七八百米就一站,多五站路也没多多少。
如今已经临近春节,街上的人和车也还是不少。
东川是一个小城市,又紧挨着安东省会锦城,平时有很多人就在锦城工作上学居住,春节这种长假他们会返回家乡。所以和锦城那种一到春节就变成鬼城不同,东川到了春节反而人和车要比平时多不少。
再加上锦城人春节热衷于周边自驾游,平时不怎么堵车的东川一到春节更容易堵车。
其实这座公交车站不是距离她家最近的一个公交站,但她每天还是会专门来这座公交站等车去上班,为此她要多走将近一公里。
谢兰还是甘之若饴。
因为离她家近的那个公交站的站台上没有灯箱广告牌。
就在谢兰的身后,公交站台的广告灯箱中是一张硕大的胡莱照片。
这是他所代言的一款国产功能饮料的广告。
照片中胡莱手持饮料瓶,对每一个车站上每一个面露倦意的上班族们微笑着提醒:“精力不济?喝力士!”
最开始谢兰在家乡公交站台上看到儿子照片的时候还挺惊喜的,儿子倒是给她说签了两个代言合同,可她没想到竟然能够在东川的公交站台上看见儿子的代言广告。
这让她有种亲切感,所以她宁肯多走一公里,也要来这里等车,每天看这儿子的笑脸,就好像陪着她在等公交车一样。再困再累都无所谓。
除了公交站台,她还在新家电梯公寓的电梯间中看到过儿子的广告。
还有那些穿行于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公交车,车身上能够看到胡莱所代言的另外一个品牌广告,是安东省本地家电品牌的智能家电副牌。
最开始谢兰看到这些广告的时候,还会掏出手机拍照,然后仔细端详。
不知道是太想念自己的儿子了,还是化妆师和摄影师的功劳,她这个胡莱亲妈竟然觉得自己儿子在广告中看起来要帅一些……
有那么点陌生,但确实更好看了。
等后来她发现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自己儿子那张咧嘴露齿笑的脸,就不再像之前那样,拿出手机拍照,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但她学会了隐藏在人群中偷听那些路人对自己儿子的评价。
确实也有人觉得胡莱帅,这证明了不是她的错觉。
还有人说起胡莱给安东足球带来的冠军,也让混在人群中的谢兰心里美滋滋,感觉比单位多发一倍奖金都还开心。
要是往常,谢兰在等车的时候一定要竖起耳朵偷听等车的乘客对自己儿子有什么评价。但今天谢兰没有这个心情,她一边等车一边神游天外。
五天前的英超第二十二轮,自己的儿子没有入选大名单,作壁上观。
当时她很不高兴,然后幸灾乐祸等着看利兹城输球,指望用失败来让那个主教练知道她儿子的重要性。
她丈夫还批评过她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想法。
谢兰就当耳旁风了,她本来也不是利兹城的球迷,她就是一个无条件支持儿子的妈妈,讲那么多大道理做什么?
结果没带胡莱去客场的利兹城压根儿没输,不仅没输,还赢了!
他们在客场2:1击败了维杰斯顿。
那场比赛是北京时间晚上十一点开球的,看完也还不到一点。但谢兰没看——没自己儿子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
她是第二天起来听丈夫说,才知道利兹城赢了球。
当时她早餐都差点没吃下去,感觉一天好心情都没了。
还好昨天的的联赛第二十三轮,回到主场的利兹城总算输了球。他们在主场1:3不敌利物浦联。
这场比赛开球时间和上一场比赛一样,谢兰守在电视机前看了全场,尽管她儿子还是没有进入大名单。
直播的全程,她都在给身穿蓝色球衣的利物浦联加油助威,搞得丈夫猛翻白眼。
利兹城输掉这场比赛,积十九分,排在第十八名,倒数第三,还是在降级区里。上一场比赛赢球之后升上去的名次全跌了回来。
让东尼·克拉克“智取维杰斯顿”像是白忙活了一场。
昨天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中国记者问克拉克,在球队成绩没有起色的情况下,是否会考虑给胡莱机会。
克拉克当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会根据胡莱的身体状况和教练组的意见来做决定,但他同时也保证,胡莱距离出场并不会太远。
“胡莱此前从未打过欧洲联赛,我们每个人都在帮助他早日适应英超的节奏。”
谢兰也不是没在微信上问过儿子,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说这教练特别赏识他的吗,怎么去了之后就给雪藏起来了?从加盟球队到现在都二十天了,还没有出过哪怕一分钟场。
这叫什么事儿啊?
但胡莱每次回答都是:“教练说了算”“我听教练的”“妈你别着急”“一步步来,把基础夯牢”……
然后她丈夫,还站在胡莱这边,认为前期要耐心,把该自己做的事情做好,出场机会什么的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现在着急也没用……他们俩父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谢兰掏出手机翻开《进球》网APP,利兹城的下一轮联赛是在一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半开球,是当轮联赛开球最早的一场比赛。
而那一天是中国的农历大年初一,春节。
※※※
“这里这里!传球!”胡莱跑到空当举起手臂大声要球。
收缩到禁区里防守的边后卫法雷克·奎恩见状跑去。
超棒的都市言情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九章 什麼時候能出場?看書
在胡莱用胸部停球的瞬间肩膀耸起,顶了上去。
在场下看到这一幕的东尼·克拉克目光一凝。
他最关心的时刻来了。
跳在空中停球的胡莱无处借力,被奎恩撞得身体往前栽去,似乎是要扑倒在地,球停的也稍微大了一点。
但接下来就看到胡莱的左腿往前迈出一步,稳稳扎在草皮上,大腿肌肉隆起,棱角分明的线条一根根凸显出来,帮助他稳住了身形,哪怕只是暂时的,也够了。
因为紧接着他就抡起右腿,在身体姿势很别扭的情况下把刚刚从空中落下来的足球抽向球门!
嘭!
足球在范德文扑到之前,飞进球门!
“喔!漂亮!!”训练场上响起胡莱这一边队友的欢呼。
胡莱转身向奎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跑去找给他传球的查理·波特。
波特同学人虽然长得丑了点,但作为一个右边前卫,球却踢得不丑,刚才那一脚就准确地找到了跑到后点去的胡莱。
“啊哈,胡!我还以为你刚才要浪费掉我给你的这么一脚妙传!”
长得不怎么样的查理·波特,性格却一点也没受到外表的影响,开朗活泼的很。胡莱和他相处了这二十天后,就发现这小子是队宠……
大家都喜欢和波特开玩笑,波特也并不介意。
雍叔曾经说冬季转会窗一开启就被俱乐部卖掉的洛林·佩雷茨在队内人缘不错,但显然波特的人缘显然更好。
托他的福,胡莱在这个集体里融入的速度要比他和雍叔两个人所预计的都还要快。
※※※
场下的东尼·克拉克和体能教练安东尼·克莱门特抬起手臂,互相击掌。
这是他对克莱门特工作的感谢。
刚才那个球,胡莱在身体几乎失去平衡的情况下,支撑住了没倒下,并且还完成了一脚高质量的射门,这里面他的腰腹肌肉和大腿肌肉,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要知道胡莱射门的时候,上半身还在前倾,整个人就像是被折叠了起来一样,这根本不是标准的射门动作。身体打不开,发力都发不好,可胡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把球给打了进去。
这里面固然有他本身射门能力方面的功劳,但核心力量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老实说,东尼,我自己都有些吃惊。”击完掌之后,克莱门特摇头说道。“二十天时间,他的进步如此之快,我职业生涯就没见过第二个人了……”
东尼·克拉克却丝毫也不意外,他笑道:“要不然他为什么可以只用五年的时间就从一个不会踢球的中学生,变成英超球员呢?”
“就算亲眼所见也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现在增重了三公斤,体重有七十公斤了,这对他的力量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安东尼,你觉得现在的胡,他能够顶得住西德纳姆后卫们的冲撞吗?”
克莱门特没有给出正面回答,而是说道:“奎恩虽然打的是边后卫,但他可拥有中后卫的身材。”
听见他这么说,克拉克笑了起来。
关于奎恩在训练中总是找胡莱麻烦的事情,他这个做主教练不仅知道还知道奎恩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却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而是任由两个人在训练中稍带火药味的对抗。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第九章 什麼時候能出場?相伴
他是觉得这正是自己所想要的训练效果,奎恩对胡莱的敌意,反而可以让他充分感受一下在比赛中的实际对抗会是什么感觉。
而且奎恩做的也不算过分,只是在对抗训练中更卖力一些。
所以克拉克乐见其成。
这种程度的竞争是球队允许,甚至是鼓励的。
再说了,连训练中的对抗都受不了,还踢什么比赛?
他再怎么欣赏胡莱,也不至于说要把胡莱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掉了,正是因为欣赏胡莱,所以才要让他经历更严酷的考验。
毕竟现在大家都觉得他的身家性命已经和胡莱绑在了一起,那自己怎么可能会把职业生命交给一个软蛋手里呢?
※※※
结束完训练,东尼·克拉克从训练场上下来,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俱乐部的商业总监哈利·布莱德利,他一脸焦急地正在等人的样子。
看到克拉克来,便主动迎上去:“东尼,胡准备好了吗?”
“怎么了,布莱德利先生?”克拉克非常客气地问道。
“胡加盟球队快一个月了,却连比赛大名单都没进过……你不知道吗?中国球迷都要造反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都在和我们谈的那家中国公司,他们也希望能够尽快看到胡出场。”
“是打算把他们品牌LOGO放到球场顶棚上的那家公司?”
“没错。你也知道,这关系到他们最终愿意出多少钱……”布莱德利解释道。“而且我查了一下,东尼。下一轮联赛咱们主场打西德纳姆的那天,正好是中国的农历春节,中国人非常在乎这个节日。如果到时候胡莱可以上场,那效果一定爆炸了……”
说到这里布莱德利见克拉克皱起眉头,连忙意识到什么,解释道:“抱歉,我不是要干扰你的用人,东尼。我只是提个建议,我认为那个时候让他上场的话效果会比较好……当然,最后还是你来做决定。”
克拉克沉默了一会儿,在他沉默的时候,布莱德利就一直看着他,有些担心又不敢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沉默之后,克拉克叹了口气:“布莱德利先生,很感谢你的理解。但我本来确实是打算让他在下一轮联赛中出场的。只是你现在这么一说,倒像是胡的出场不是我决定,而是俱乐部决定的了。”
“不不不,没有没有。你决定,你决定。”布莱德利连忙摆手。
“我现在什么承诺也不能给你,布莱德利先生。我只能说,我可以把他放入大名单,但最后是以什么方式出场,那我要看到时候的具体比赛情况。”
“当然,合情合理。”布莱德利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回答,长出一口气的同时脸上露出了笑容。
克拉克也笑道:“也请布莱德利先生放心,我是和俱乐部站在一起的。你们需要来自中国公司的钱,我可以理解。我对商业运营那些事情也不是很懂,但我知道,如果胡在球队表现越来越好的话,你们说不定不要了多久就会后悔现在谈下的价钱了……”
布莱德利听懂了克拉克的话,他也笑道:“那没关系,东尼。我们球场还有三面看台的顶棚是光溜溜的……只要中国人给的钱足够多,我们连球场冠名权也可以卖!此外,训练基地冠名权一样能卖,还有主楼的冠名权、裙楼的冠名权……以及很多东西,我们还可以和中国企业进行多项深入合作。这都不是问题。”
克拉克摇摇头,他是真不懂这些。只是想一想布莱德利所描绘的未来……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难道以后佛兰德球场要改叫某个中国企业的名字?
那他希望叫“红辣椒球场”,最起码这家中餐馆的饭菜还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