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836章 王儲的樣子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十点半,车队从机场出发,前往女王入住的酒店。
等新闻记者散开后,池非迟带着灰原哀,蹭了莎莉贝斯的车。
车队缓缓前进,保镖和维持治安的警察能够步行跟着。
莎莉贝斯转头看池非迟,笑道,“你跟加奈一样,不喜欢被媒体记者拍到。”
池非迟‘嗯’了一声,没了下文。
在标准的英国式礼貌聊天中,金钱、工作、性、健康等私人话题是不能聊的。
他原本还想问问女王知不知道菲尔德家的事、知道多少,不过在上车前就放弃了。
先不说女王不会跟他谈,估计女王也未必知道多少,女王是有过问政治的权利,但一般不会行使,只是做政局希望她做的事,其他一概不管。
就算MI6对菲尔德家有过一些记载,女王不管出于不涉政的立场,还是出于对菲尔德家的尊重,都不会去看。
抛开地位不谈,女王知道的大概就跟菲尔德集团在英国其他合作伙伴差不多,不会有多了解。
再者,无论在人前还是人后,女王都不会跟他聊这些的。
灰原哀坐在两人中间,跟前座转头回来看着他们、年仅6岁的菲利普王子大眼瞪小眼。
莎莉贝斯没有在意,语气透着些许无奈道,“性格像真之介先生。”
眼前年轻人五官俊逸、神色沉静,很衬身上那套深蓝色正装,不管什么时候,颜好会穿的大男孩看起来总是让人舒心,对,她只是觉得舒心,才不是看脸说话。
那只英国短毛猫在池非迟怀里打了个滚,找个舒服的姿势,用头蹭池非迟的手背,“喵~”
池非迟没搭理。
一只灵性还不够表达意思、让他听到说话声的猫,不撸。
“喵~”英国短毛猫再次撒娇,蹭池非迟的手。
池非迟垂眸,冷眼看。
闭嘴,不撸。
英国短毛猫不蹭了,乖乖趴好。
“大哥哥,它叫西莎,”菲利普从前座探过身,伸手帮趴在池非迟腿上的猫挠了挠下巴,像介绍自己的好朋友一样,对池非迟道,“今年两岁了哦!”
一个帅气可爱的小男孩,再加上温和懵懂的气质,怎么都不会让人讨厌,不过莎莉贝斯还是皱了皱眉,严厉道,“菲利普,坐回去,你是王储,就要有王储的样子!”
菲利普缩回手,有些失落地坐正,“知道了,妈妈。”
莎莉贝斯又道,“等下了车、到了外面,记得要叫我女王陛下。”
“知道了,妈妈!”菲利普没有回头,语气欢快了不少。
那就是说,在下车之前的这段时间,他是可以叫妈妈的。
“妈妈,大哥哥带来的姐姐真漂亮!”菲利普又忍不住道,“她叫什么名字?以后能去英国找我玩吗?”
灰原哀考虑了一下,决定报池加奈给她取的教名,“菲利普殿下,有机会的话我就去,我叫艾莉丝。”
“姐姐叫我菲利普就……”菲利普顿了顿,“在私底下可以叫我菲利普,不用叫殿下,妈妈,可以吗?”
“只有私底下可以。”莎莉贝斯严肃道。
“知道了,”菲利普心情还是不错,今天这已经是第二次他母亲没有张口闭口说规矩了,“姐姐,你什么时候能去英国找我玩啊?”
面对天真无邪的小孩子,灰原哀心里很轻松,想了想道,“今年爵位册封的时候,我会去伦敦。”
“以后有空也可以去伦敦,”莎莉贝斯语气温和下来,笑着转头问池非迟,“艾莉丝比菲利普要大一些吧?今年几岁了?”
“8岁。”池非迟道。
“我今年6岁!”菲利普依旧没有回头,话却很多,“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池非迟。”
“好特别,为什么姐姐是英文名、大哥哥却不是呢?”
“她也有日本名字,叫灰原哀。”
“哇!我也想要一个日本名字!”
“菲利普!”莎莉贝斯皱眉打断,“你是英格兰的王储。”
气氛僵了一下。
菲利普沉默了。
莎莉贝斯察觉自己导致冷场,也有些尴尬,找了话题,“非迟,明天我会有一段空闲时间在东京参观,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推荐?”
“杂司谷鬼子母神堂。”池非迟道。
“杂司谷鬼子母神堂?”莎莉贝斯顺着台阶下,也确实被勾起了好奇心。
池非迟解释,“里面供奉着鬼子母神像,在日本,是妇女和孩子的保护神。”
在日本,准妈妈想求安产可以去拜一拜,母亲想求孩子平安也可以去拜一拜。
他记得柯南里虽然没有出现英格兰女王,但在怪盗基德动画里出现过。
莎莉贝斯看起来对菲利普很严苛,就像讨厌自己的孩子一样,但实际上很在乎自己的孩子。
只是因为她是女王,一个正式继任不到两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等着评判她是好是坏的女王。
所以莎莉贝斯的心态有些失衡,自己急于成长的同时,也迫切希望自己能教育好孩子、让王储也有王储的样子。
莎莉贝斯大概猜到了神像的意义,笑道,“可以纳入明天的行程中,只是顺路去一下的话,应该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莎莉贝斯简单谈着这趟日本行程,谈了来访以来见过的各国文化,甚至谈了狩猎和马术,不管什么,池非迟都能简单又精辟地接两句,还能提两句莎莉贝斯不知道的国度文化,引得莎莉贝斯一会儿好奇、一会儿失笑,始终保持着对谈话的兴趣。
谈话气氛不热烈,但温和沉缓,让人轻松又愉快。
直到车队快抵达酒店的时候,莎莉贝斯才强行止住谈兴,决定终止话题,朝趴在池非迟腿上的西莎伸手,“好了,西莎,到我这里来。”
西莎站起身,不舍地看了看池非迟,伸了懒腰,跳进莎莉贝斯怀里,“喵~”
由于英格兰女王来访,离大使馆最近的、招待贵宾的酒店空了出来,有莎莉贝斯开口,池非迟、灰原哀、两个女佣和司机在不同楼层都被安排了房间。
剩下的会面就没有池非迟和灰原哀什么事了,待在房间里休息,等着晚上的晚宴开始。
池非迟对商业互吹没多大兴趣,在晚宴上跟该混脸熟的人混了个脸熟之后,就到角落里喝酒,默默观察。
那一位说的没错,参加这一次宴会的人非富即贵,多搜集一些情报以后绝对能用上。
灰原哀端着果汁在一旁喝,有些兴趣缺缺,想打哈欠,最后还是忍住了,低声道,“这种宴会还真是够无聊的。”
池非迟看向人群中跟着自家老爸的铃木园子,“等园子那边空出时间来,让她带你出去透透气。”
他和灰原哀同时开溜有点说不过去,一家人总要留一个应付场面,可以铃木园子带灰原哀去溜达一下。
“你呢?”灰原哀问道。
“我没事,随便打发一下时间,”池非迟拿出手机看时间,“再熬一个小时就可以离场了。”
灰原哀点了点头。
没错,这就是‘熬’,想想还不如一个人窝在实验室做实验有意思。
不到十分钟,铃木园子果然找借口脱离了自家长辈和其他人的商业互吹,上前找池非迟打招呼,乐呵呵地带着灰原哀偷溜出宴会厅偷懒。
池非迟在角落里休息,不时跟脸熟的人打个招呼,更多时间是在看。
这里的人大多表现文质彬彬、维持着礼貌和体面,但目光停留的方向、行走方向的选择、聊天时肢体语言和表情是否契合等等,都能判断这些人的关系、某个人大概的表里性格。
至于一时看不透的那些人,就在心里标个红,那都是些老狐狸。
短时间内,能让他看出东西来的人不多,大多数是年轻人,一些老狐狸维持表面和谐的功力太强,他也不指望一场交际宴会能看出什么来。
“大哥哥……”
菲利普带着两个保镖,晃到角落池非迟身旁,“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池非迟看了一下,没发现莎莉贝斯跟来,蹲下身跟菲利普说话,“女王陛下呢?”
菲利普看向大门口,“大使馆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她要交代事情再进来跟大家打招呼。”
池非迟点头,那就是菲利普小王子自己先带着保镖跑进来了。
“艾莉丝姐姐呢?”菲利普左右张望,开始找他觉得很漂亮的小姐姐。
“我一个朋友带她出去透气了。”池非迟道。
“真好啊……”菲利普一脸遗憾,“我只能在这里停留十分钟,一会儿等妈……等女王陛下带我跟大家打完招呼就要离开了。”
见池非迟不说话,话唠小王子也没停。
“其实我今天很开心,”菲利普凑近池非迟耳边,压低声音道,“因为有哥哥和艾莉丝姐姐在,妈妈又允许我喊她妈妈了,你们能不能跟我回伦敦去?”
“不能。”池非迟无情拒绝。
菲利普一怔,随即失落下来,“其实我妈妈本来很温柔,可是我爸爸去世后她就变了,她只会训斥我,不许把东西沾到脸上、不许乱跑乱跳,她不带我去玩,让我必须叫她女王陛下,叫她妈妈她就会生气,就算我哭了,她也不会安慰我,不听我说话,她肯定是不喜欢我了,但是我答应过爸爸,从今以后我要保护妈妈和我的国家……”
说着,六岁男孩眼里盈上一层水雾,却倔强地撑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她肯定是不喜欢我了……】
池非迟眸光阴郁了一瞬,压下脑海里开始闪的、属于原意识体的记忆,眼底重新恢复平静,“就算你这么说,我和艾莉丝也不会跟你去伦敦的。”
菲利普眼泪凝住,呆呆仰头看池非迟。
小王子第一次有种咆哮的冲动:
他才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跟他走!
只是……只是今天突然想到很多,想跟人说说心事。
他是很认真地在倾诉!
“你母亲不讨厌你。”池非迟又补充道。
菲利普皱了皱眉,“可是她……”
池非迟打断,“冷静点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