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百獸王 冠子夏-番外決戰篇(16、庸人)熱推

海賊之百獸王
小說推薦海賊之百獸王海贼之百兽王
天高海远,蔚蔚蓝天上,凯多俯瞰着和之国。
青山绿水,良田万亩,人影如织,祥和繁荣。
远处汹涌澎湃的海面上的鬼岛,在烈日下犹如一具燃烧的骷髅头颅。
“该来的还是要来……”
凯多心情极度复杂,身形疾动,如暴动的雷光朝鬼岛极速前进。
鬼岛宅邸大殿。
大和、杰克蓦然精神一震,那恐怖的威压让他们头皮发麻!
黑暗,暴戾,令人窒息!
就好像沙漠中的沙尘暴,黑夜中的光火,海上的灯塔,在他们的见闻色中无比清晰!
阵阵雷声伴随着闪烁惨白雷光从殿门照射进来,将大和等人的身影拉得冗长。
哪怕是他们,不管多少次,这股压迫感都让他们心惊肉跳,血压急剧升高!
蓦地,一道高大的身影突兀出现在大殿门口,殿内光线顿时黯淡下来。
雾夜五十岚瞳孔一缩,丝毫没有察觉到额头上早已全是冷汗,根根寒毛倒竖。
沉稳的脚步声响起,门口的黑影渐渐清晰起来。
“父亲!”
大和叫了出来,身边的五十岚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是谁了,不禁拳头微紧,紧咬着牙。
其实凯多在空中时,就用见闻色感受到那股不同的气息,走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大和身旁的五十岚。
头生尖角,面如刀削,双眼刚毅有神,身材健壮远超同龄人,在这个年纪,气血和气息也非比寻常。
凯多暗自点头,不愧是我儿子,果然继承了我的优良基因。
但他目光却是看着大和,“和之国之所以一直保持祥和稳定,多亏了你打理内外事务,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大和脸色大喜,语气谦虚道,“若不是父亲英明神武,政令法律齐全完善,又哪有现在的繁荣景象?
我不过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便宜,依照父亲的政令认真执行罢了,要论功劳,还是父亲当居首功。”
两人说话间,凯多已经穿过大殿红毯,看着缺了边角的王座,神情微顿,最后还是选择坐了下去。
大和犹豫了会儿,说道,“父亲,这就是您和雾夜苓小……母亲的孩子,叫做雾夜五十岚。”
石柱旁边的杰克看看王座上的凯多,又看看五十岚,原本他还不确信,但此刻无论是谁,都会毫不犹豫的认为这是对血脉相连的父子。
雾夜五十岚此刻心情极其复杂,在这之前,他本在心中准备好如何质问,发泄心中的不满和多年来的痛苦。
但现在凯多就在他面前,他反而说不出话来。
埋怨,憎恨,发怒?
这些本应该理所当然发泄出来的情感,在这一刻似乎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凯多最不擅长应付家庭,心中暗叹一声,踌躇了会儿,说道,“你母亲她还好吧?”
雾夜五十岚面无表情,“啊,挺好的,无拘无束,也没人打扰,用不着您担心。”
“五十岚,不能这么跟父亲说话!”
大和急道,这几年父亲虽然待她很好,但她还记得小时候忤逆父亲的后果。
她可不想五十岚步她后尘。
五十岚自嘲一笑,看着大和,“那我该怎么说?恨他,骂他?
就像你说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纠葛太多,母亲都没提到过他,或许就连母亲对此也从未有怨言,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这个人……”
五十岚眼睛渐渐蒙上泪雾,声音沙哑。
大和动容,没想到五十岚的情感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敏感。
“五十岚……对常人来说,你我见面也许晚了些,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
你母亲雾夜苓曾为我敌对势力服务,她接近我也是为了套取情报借此复国。
当初我在海外重伤未归失联,和之国内以为我死在海外,当时担任将军的黑炭大蛇野心勃勃意图收编我的势力。
而你母亲雾夜苓也传讯于光月一族让他们准备发起政变复国,后来我回归的消息也传回组织高层,你母亲担心对他们不利,于是让人传递消息给豹五郎趁机出国。”
凯多平静地叙述着往事,他就像俯瞰世界的上帝,和之国的一切动向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我回国后清算了黑炭大蛇的势力,你母亲做的事情我虽然从未说破,但想必她也有所察觉,我们对此心照不宣,之后我便让她出国了。”
“没想到天意弄人,她当时出国时居然怀了你……这些年倒是辛苦你母亲照顾你了。”
要说对五十岚没有歉意,那是不可能的。
但若是让五十岚早年跟着他,耳濡目染之下,难免会养成戾气。
反倒是跟在雾夜苓身边,平静地长大或许对五十岚来说也是件好事。
五十岚虽说早熟,但毕竟年幼,对往昔种种联想缺乏,只知道这父亲的过去也不容易。
五十岚眼神闪烁,“既然如此,那你这些年有没有找寻过母亲?”
见大和想要说话,凯多示意由自己来说,“我只知道你母亲离开时曾和福禄寿联系,虽有暗中派人跟着,但却丢了踪迹,这几年来,都会组织几支小队以’巡视’的名义到附近海域搜寻,只可惜都没能找到。”
五十岚在心底撇撇嘴,要是这样都能找着才怪了呢?
“奔流”瀑布和外面隔绝,不掌握水域流向基本进不去。
不过也正因如此,五十岚在心中相信了凯多七八分。
“如今你出现在和之国,那你母亲可有跟你一起来?”
凯多微笑道,他在心里却是想着,豹五郎多半也来了。
“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的……”五十岚低着头,声音也弱了几分。
凯多和蔼地笑了笑,说道,“你的身体很强壮,可惜还没掌握好力量,这段时间,就让你姐姐大和助你修习’六式’和霸气吧。”
五十岚眼睛一亮,指着石柱旁边的杰克,“修习之后能打过那傻大个吗?”
凯多依旧笑道,“这得看你自己的悟性……五十岚,我想让你修习后,到组织里磨练几年,在期间,禁止向人说明你我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
五十岚急了,他虽然还没有开口叫父亲,但既然话都说开了,为什么不能承认血缘?
“我自有我的用意,杰克,大和,你们也一样,这件事不得向他人提起,哪怕是高层其他人……若是有人走漏风声,你们应该知道后果吧?”
大和心思聪颖,自然听明白凯多这样安排的用意,杰克则是一脸懵逼,但却不敢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