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八百五十七章 皇城獨開一宮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阿烛对小山村的依恋在于姥姥,也在于儿时的回忆。可此次自己带着姥姥前去斟鄩,再回来已物是人非,所以这一眼看得极为深长。姥姥对它的不舍比阿烛重得多,因为她在这里度过了大半辈子,这里的小院、房屋、田地、树木皆和她无比熟悉。
因万物有情,所以姥姥经常和它们说话,又神神叨叨的呢喃一句:
“算了,你们是不会懂得。”
其实它们也懂,此时付之以清风,送她远行。在老爷子们的视野里,大姐三人一瞬远去,很快便没了踪影。
冬日风冷,阿烛便拨开万物,以此畅然无阻的前进。姥姥看着地面万物,不禁注目许久,痴迷其中。她知道世界很大,但不知这么大,此时每在空中移动一秒,便会走过极远的距离,但大的辽阔无垠,不知边际。
此番走了许久,看着姥姥沉醉的神态,阿烛就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可夏萧的手掌落在她肩上,似一种安慰。他们还有时间,可以好生的孝敬姥姥,令其吃到自己想吃的一切,看到自己新看到的一切,就算她想见到自己的孩子,阿烛也会立马去找,可她并不会提出那么多要求。
此时的姥姥,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看阿烛穿上嫁衣,和夏萧拜堂。
扭过头,看向自己的小阿烛,姥姥开口问:
“还远吗?”
“快了,半个时辰就能到,姥姥,你累了吗?”
“一直看着地面,觉得有些眼花,少许有些晕。”
姥姥很不好意思,她最怕的就是给阿烛添麻烦。可她伸手,将大地遮住,且适当调节速度,之前本就微弱的移动感再弱几分,如于原地没有动。加上视野无变化,她觉得自己只是坐在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天上,但其实是在动的,她知道。
作为一个山野村妇,姥姥从未去过斟鄩,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龙岗,但知道自己所在的大夏王朝帝都乃斟鄩。那个似在梦中的都市,是一座无比宽敞且豪华的城池,其中人皆家财万贯,最底层的人,估计都比她要富有。
这是边远嫠妇的真切想法,可那边的人和她一样忐忑,但并不是对陌生之物的畏惧,而是怕服侍不好这位即将到来的老太君。
昨夜,夏萧告知姒易,麻烦他为自己准备一间宅院,用以赡养阿烛的姥姥。这个面子,姒易自然要给,即便手头事情再多,也找人去寻斟鄩中合适的府邸。找来找去,这座拥挤的城市没有合适的地方,姒易便将皇城一宫割出,且配备耐心的宫女侍卫,迎接她的到来。
因为一切准备的太过匆忙,宫女侍卫们此时刚就位,等着夏萧三人的到来。当一位修行者于廊中院里跑过,迅速带来一个好消息。
“各自就位,人要到了。”
站在斟鄩上空,夏萧退后一步,和姒易联系时,阿烛吸引姥姥的注意力,问她:
“姥姥你看,这就是斟鄩。”
姥姥伸头去看,满眼皆是威严雄壮。这谨慎黑城,果真像她大夏的国风。
“姥姥,西城那边就是夏府,今日我带你回去好生歇息,明日您随我去夏府看看。”
“好好,我一直受夏府恩惠,却没登门拜访过,几封书信,实在表达不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姥姥,你客气了,不过夏萧的娘亲可漂亮了,和你一样做得一手好糕点。”
姥姥老脸一红,支吾道:
“我哪会什么糕点,只是饭团菜丸子罢了,哪能和精致的糕点比?你切不可在外人面前胡说,将你姥姥捧上天,可就不好下去了。”
“哪有?再说了姥姥,你现在就在天上。”
阿烛俏皮的样子令姥姥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将其粉嫩的小鼻子捏了一下,且说一句调皮。阿烛笑盈盈的,看向夏萧时,他已微微弯腰,在姥姥耳边道:
“姥姥,我先带你去府上,你看看是否满意,怎样?”
姥姥自然说好,可他们前去的方向,却不是东西两侧,也不是南北两端,而是位于中部的皇宫。金碧辉煌的大殿极为刺眼,令姥姥惊问:
“我们是不是去错地方了?”
阿烛也看向夏萧,这架势是住在宫里?那多不方便。阿烛对圣上的宫殿并不感兴趣,觉得太过压抑,随便在城中找一雅居即可。但夏萧似乎要整什么幺蛾子,因为此时笑意正浓。
“没去错,圣上钦点的善心宫,专门为姥姥准备。”
“真的吗?”
姥姥觉得不可思议,又有些受宠若惊,可先后看向夏萧和阿烛,他们皆点头。可不止是姥姥,阿烛也有些不可思议。这毕竟是皇宫,有着一国之君的威严,自己怎能随便入住?她有些不理解姒易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莫非是为了讨好自己?
夏萧见阿烛蹙起的小眉头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以元气传音,道:
“圣上没有妃子,后宫空了一大片,现在城里都满了,随便找个地方也不够清静干净,不如这善心宫。圣上说了,这是以前老太后住的地方,冬暖夏凉,配备的器具都是皇室顶尖的,宫女侍卫也都是后宫中人,闲置这么久,现在也该好好尽一下自己的职责,伺候一下老人家。”
“那好吧,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好奇,姒易一个妃子都不娶,宫里那么多宫女都闲着?”
“大夏皇宫的规模虽大,但宫女数量乃诸多最少,这段时间为了让一些民女渡过难关,倒是招进来一些。”
“那是渡过难关吗?和卖身没什么区别。”
“人各有志,很多人都削尖脑袋往宫里走,有个非凡的皇后梦。”
阿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觉得皇后没什么好的,不就是山鸡飞上枝头当凤凰?她才不稀罕,头上戴的东西比石头都重,走路要步子小,吃饭要小嘴慢嚼。听姥姥说,一道菜不能超过三箸子,否则便是失了礼,她才不想管那些。
在夏萧的带领下,三人来到圆形拱门前。其上善心宫三字不算耀眼,可门口的石像极为精致。走进去,入了前院,宫女侍卫皆排列整齐,见三人来,动作划一的行礼道:
“恭迎老太君。”
因为怕吓到姥姥,众人声音皆不大,可甚是整齐,令她被震撼。
“这些都是?”
“都是侍奉您的人。”
“这么多啊?”
姥姥啊呦一声,大致一数,有上百个人嘞,她哪用得到那么多人?但他们对其十分恭敬,此时还跪着,令姥姥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尊贵法。一辈子都快走完,姥姥只伺候过别人,还没让别人伺候过自己,此时见这么多人跪着,低声问阿烛:
“怎么都跪着啊?”
“得有你的同意,他们才能起来。”
姥姥大致懂了,点头道:
“都起来吧。”
“多谢老太君——”
又是整齐划一的声音,令姥姥心里有些不适应,觉得极为奇怪,自己也配不上这些俊丫头伺候。可其中一管事,走上前说:
“臣乃内务府郎中黄山,打理老太君的生活住食。老太君一路辛苦,臣祝老太君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进老太君到寝宫歇息。”
黄山说完,侍卫宫女一一回归自己的原位,一开始那么多人,一下子变得四下零丁。两位极为俊俏,脸上带有浅浅笑意,但又外露不出的宫女前来,想扶老太君,但被阿烛谢绝。
“我来吧。”
“是~”
她们柔声细语,跟在三人之后,黄山则在身前带路,于走廊为姥姥介绍。他态度极好,一口一个老太君,将夏萧和阿烛都叫得心里欢喜。不过姥姥眼花缭乱,可又看个不停时,夏萧和阿烛却好生交谈起来。
“圣上好阔气啊。”
“阔气也是应该的,等我们一成亲,谁敢再侵犯大夏?”
“那我这几天就在宫里陪姥姥。”
“好!等你们安顿好,我就回去一趟,看当前情况怎样,你就安心在这陪姥姥。对了,我让前辈将豆豆接过来,估计傍晚就到宫里了。”
“我们自己去不好吗,何必麻烦前辈?不要以为自己实力强了就能使唤前辈,这样不礼貌。”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们现在得少用自己的力量,还有就是我不想回去。”
“信你个鬼!你明明是最想回学院的人,当时你在侧峰,见着我进学院眼睛都红了。”
“那是眼充血。”
“才不信呢!”
阿烛白夏萧一眼,见姥姥步伐渐乱,赶忙将其扶住,问:
“姥姥,你怎么了?”
姥姥觉得自己出了丑,神色有些慌张,可越是如此,越令阿烛心疼。
“眼睛有些花了。”
“那我们去歇着。”
“老太君,随我这边来。”
黄山见这老太太也就一普通人,却培育出阿烛这种神灵,真是善人有善报,不然别说这辈子,就连好几生都修不来这等福分。他在前面带路,停在门前,令三位先走进这间向阳的屋子。
“老太君好生歇息,我们就在外面候着,有事请随时吩咐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