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四百一十七章 被針對了推薦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接着陆远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小珊。
“先吃着垫垫吧!”
正说着话,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小珊赶紧的把巧克力塞到了口袋里,脸色稍微有点紧张的看着外面。
陆远轻轻的拉开了帐篷的门帘朝外面看了一眼。
只见周晨怯生生的站在外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里面。
“陆叔叔,我……”
话还没说完,小肚子当中传来了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你也饿了?”
周晨点点头。
“唉!好吧!还有没有谁饿了?”
陆远走出了帐篷开始挨个的帐篷进行检查,除了新来的几个人和孙哲他们一帮人,其他的人都表示有点饿了。
“唉!这里的生活条件果然苦,而且还特么到处都是监控!有点好吃的都不敢留的太久!”
陆远心中暗暗的思忖该怎么才能把次元空间里的食物拿出来还不被外面的人发现。
但是眼下之计他们现在还没有到工地上进行工作,而且他们现在的行动还收到限制,如果想要去换取食物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大家都生活在一个起跑线上了,想要弄到吃的基本上很难,别人也不会换的。
“该死!要是能有个市场就好了!到时候就能放心大胆的到里面去换点食物了!”
陆远悄悄的从次元空间里面拿出了一点点腌制好的牛肉干和猪肉脯偷偷的塞到每个人的帐篷里,当然,每个人的分量都特别的少,如果多了的话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陆远倒是不担心他们会暴露自己的次元空间,而是担心有心人会通过他们发现自己的秘密,这个东西暂时不能告诉任何人,陆远坚守这个秘密已经坚守了好几年,虽然好多次都差点被发现,但是陆远现在还是好好的。
小珊捧着一个猪蹄大口大口的啃着,满脸都是油脂,陆远笑着帮他把脸上的油脂给擦掉。
“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的!”
“哎呀,就是太饿了!都已经一天没有好好的吃过饭了!差点饿死我了!”小珊含糊的说着,嘴巴里面塞满了猪蹄。
陆远轻轻的帮着她 拍拍后背。
“对了!你这猪蹄,嗯,是从哪里弄来的?怎么感觉你就像是一个机器猫一样,说!你是不是有个宝物袋?”
陆远哈哈大笑起来:“唉!实不相瞒,其实我就是哆啦A梦!怎么样?”
“得了吧!哆啦A梦比你长得好看多了!”
小珊吃饱喝足躺在陆远的怀里聊着天,伸手摸了摸陆远脑门上的疤痕。
“你这条疤痕怎么好久都没有消失呢?”
陆远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上的疤痕,他也感觉十分的奇怪,这条疤痕跟着他已经很久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回复过来,而且他吃了多少的金色果子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
“可能是小时候留下来的吧!”
“不对啊!我记得你以前都没有呢!为什么最近老是感觉你脑袋上的疤痕越来越明显了呢?”
“可能……可能是我最近变白了吧!”
“切!少来了吧!”
二人聊着天,很快就传来了小珊的鼾声,陆远轻轻的把她放到了床边上,然后自己也拥着被子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陆远就被一阵响亮的哨声给吵醒。
“集合!所有人集合!”
陆远轻轻的拍了拍小珊的屁股,对方很不情愿的翻了个身。
“怎么了?再睡会吧!”
“唉!现在不能多睡啊!还是赶紧起来吧!不然一会纠察队的人会过来检查帐篷的!”
陆远之前接顾文忠训话的时候就知道,所有人只要是没有疾病的没有残疾的人都得进入工地进行干活,每个人都不能例外,就连组长也要下地,每次出去干活的时候,营地里面都会有审查组的人来进行检查。
这帮纠察队的人主要是负责将一些违禁物品给带走,而且处理一些营地里的纠纷问题,但是陆远知道,这帮人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知识来进行收缴违禁物品,他们肯定还会把里面的好东西都带走。
陆远感觉他们就像是来到了一个监狱一样,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要被他们约束着,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但是能到这里来的人是没有什么疾病和残疾的,因为那些人早就在进来的时候就被筛选出去了,这里是一个冷血的世界,他们要的是劳工,而不是避难者,一旦这里的工程结束了,他们肯定会把这些劳工们再次排挤到外面。
这个地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暂时安全的栖身地,至于舒适,那根本就不可能有的。
小珊一脸不情愿的爬起来,睡习惯懒觉的她对于凌晨四点起床真的是太困难了,就连陆远也有点难以接受,昨晚他和小珊本来就聊得挺晚的,没想到还没有睡多大会就被叫起来去工作。
穿好了衣服,陆远带着众人来到了昨天的那个空地上,头顶上的镁光灯全天二十四小时的亮着,陆远被这明亮的灯光刺的有点睁不开眼。
顾文忠手里拿着一个大喇叭不停的吆喝着让纠察队的人维持现场的秩序,而营地当中剩余的人则是被一个个的拉出去。
很快,营地里的人已经彻底的被搬空了,睡懒觉的人都被集中到了一个地方。
顾文忠背着手拿着大喇叭在这些睡眼松惺的人跟前走了一圈。
“喜欢睡觉?”
没有人理会,大家都是低着头。
“好!既然喜欢睡觉,那么我就给你们一个睡觉的机会!你们这些人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一直到三天后,你们不允许睡觉,熬过去了,你们就可以睡一整天!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群人立刻有人不愿意了、
“凌晨四点就起床!这也太早了点吧!我不同意!”
顾文忠眉头皱了皱,走到对方的跟前。
一时间,整个广场上一片肃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只能听到顾文忠的脚步声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组的?”
对方愣住了:“你不是说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吗?你这是剥夺我们的人权!”
“哈哈哈!”
顾文忠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带着一丝让人后脊背发凉的感觉:“人权?呵呵!到了地下堡垒当中你跟我提人权?好啊!我给你人权!现在,你收拾你的东西可以离开这里了!”
说着顾文忠就要走,那个男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你不能这么做!”
“砰”的一声枪响,整个广场当中立刻炸了锅,大部分的人都蹲下了身子,而刚刚那个不断挑战顾文忠的人则已经倒在了血拼当中。
他的眼神里散发着疑惑,惊恐,无奈,以及一丝愤怒。
“不自量力!竟然跟我谈条件!到了地下堡垒当中,想要好的生活,你就要给我用你的工作量说话!”
顾文忠的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他看着所有人低着头不敢吭声,满意的把枪收回了自己的枪套。
“不错!还有其他的人有什么意见吗?”
那群被揪出来的人没有任何人敢在说话了。
顾文忠冲着身旁的助手摆了摆手,对方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走到了那个死掉的人的跟前翻出来了一个铭牌。
“是七组的人!”
“嗯!七组!好,七组的组长呢?”
一个梳着背头的人战战兢兢的走出了人群,陆远看了一眼,正是昨天嘲讽自己的那个人。
顾文忠看了对方一眼:“你作为组长,为什么没有叫醒他?”
“我……我……顾老大,我下次一定吧所有人都叫醒!”
对方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卑微的祈求。
顾文忠却是根本不给对方机会:“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要面对现实!今天的任务量加一个小时!明白了吗?”
对方听说是加一个小时而已,顿时松了一口气。
“明白了!”
接着剩余的睡懒觉的人都被提前送到了工地上进行劳作。
陆远也上前领取了自己的工作手册以及任务进度表和一些生产用的工具仪器之类的东西。
然而当陆远翻开手册的时候不禁是暗骂一句。
“艹!一天的时间,摊平五百平米的地?”陆远简直不敢相信上面的任务。
周通和希文也是走了过来,看到陆远脸色不对,于是凑过来看了一眼任务手册。
“什么?一天的时间,摊平五百平米的地?咱们一百人根本不可能完成啊!”
“卧槽!这特么好像还只是今天的任务!明天还有!”
陆远简直对这里的管理制度深恶痛绝,虽然五百米的地不是很多,但是要知道,气温骤降以后,地面当中忍受了几个月的严寒,早就形成了坚硬的冻土层,这些冻土层的厚度甚至已经达到了数百米。
原本这种工作应该是使用机械来进行完成的,但是陆远看了看手边的一堆铁锹和铁铲顿时懵逼了。
“这尼玛怎么可能挖的动?是不是搞错了啊?”
不止是陆远这边出现这种情况,其他的小组里也都是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刘大发悄摸摸的走了过来,手里还带着任务手册。
“陆兄弟,你们是什么任务啊?”
陆远直接将任务手册递给了对方。
“什么?你们也是五百平米?完了!刚刚我们的人过去看了一下工地,特么的地面硬的简直跟铁皮焊过的一样!根本就挖不动!而且这铁锹你看看,薄的跟纸一样,怎么可能挖的动呢?”
陆远叹息了一声:“妈的!真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这帮该死的家伙!”
刘大发听完赶紧的伸出手指嘘了一声:“小声点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要是被纠察队的听到了,说不定可能会找你的麻烦呢!”
陆远微微的点头,谢过了对方的提醒。
“行了,先别废话了!去工地干活!争取早点干完早点回来!”
于是众人纷纷的拿起各自的工具到了属于他们的工地区。
干活的工地面积很大,只有几盏探照灯将那些崎岖不平的地面照亮,而且里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岩石块,头顶也没有处理过,显然是这里是打算重新开挖弄成新的四期堡垒。
“呼!我估摸着,这么大一片地方应该都是咱们负责的!”
陆远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附近的温度要比帐篷区那里低了很多度,虽然已经处于地下数百米深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温度还是很低,韩文猜测这里之前应该是一条地下的暗河,只不过因为地震的原因,地下河直接断了流,所以才形成了这么大的一片空区。
“好了!开始干活吧!尽可能的完成任务!”
陆远看了看众人说道。
昨天晚上的晚饭大家只吃了一点点陆远偷偷归他们的食物,早上四点多就起床来干活,大家早就没了力气,尤其是铁锹砸在地面上发出的“当当”声音,更像是提醒他们完成任务了才能吃饭。
陆远端着铁锹狠狠的朝地面上挖去,只听见“当”的一声,铁锹直接迸发出了一道火星,接着铁锹的铲把直接断成了两节,陆远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
然而就是如此大的力气,陆远依然只是在地面上凿出了一个浅浅的豁口。
“卧槽!这特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啊!”
陆远恼怒的直接将手里的半截铁锹给扔在了地上。
“我要去找这混蛋算账!”
周通几个人见到陆远要走,赶紧的上前拦住了他。
“兄弟,别冲动,他们的手里有枪,咱们只有这些破烂工具,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是啊,陆哥,千万别冲动,先忍忍,就算是耗着也比出去强啊!好歹在这里还能留条命!”
陆远冷笑了一声。
“呵呵,留条命就是让他们这帮王八蛋来践踏的吗?草他祖宗的!”
干活的众人也都围了过来,焦闯几个人看着陆远没有吭声,只不过一个个的眼神里透着信服。
众人沉默了,陆远说的也只不过是气话,但是却又拿他们毫无办法。
难道真的要离开地下堡垒不成?离开这里,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