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斬月 ptt-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不講道理推薦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是……”
“是流火军团的徽记!”
“我的天啊,我们被流火军团围了……”
一群行省巡防军士兵窃窃私语,一个个脸色惨然,被流火军团的骑射营用箭矢指着,这种感觉可不好受,随时都是有可能万箭穿心的。
“唰!”
胖子督察官却瞬间就滚鞍下马,双膝跪在了地上,不断磕头,每次抬头的时候目光都死死的盯着我领口的三颗金色将星,这时候才终于看清楚了,悔恨不已,口中连连说道:“下官……下官真是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大人原来就是流火军团统领,传说中的北凉侯,下官罪该万死!”
“别啊!”
我一扬眉,笑道:“大人您不是号称要尽忠职守吗?这北荒行省的政令从商旅身上吸血,且不说有多混蛋,就你这个执法从严的样子,我可不忍心重责你啊!”
他依旧连连磕头,这次连头敢不敢抬了。
我冷笑一声,说:“行啊,既然你已经认错了,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来人啊,给我把这支巡防军队的铠甲、兵刃全部都给我缴械了,此外,把这个胖子给我拉出去,打四十鞭子之后就可以放了!”
“大人,我……”
胖子一脸骇然:“大人虽然是北凉侯,但终究封地在北凉行省,北凉行省的执掌长官……是管不到我北荒行省的官员的,大人如今重责下官,一旦朝廷追究起来,大人可是为了帝国的制度的,请大人一定要三思啊!”
“哟~~~”
我笑道:“拿帝国制度来压我?有用吗?加四十鞭子,给他凑个八十好了,而且我还告诉你,这件事你以为就这么容易就结束了?不可能!别说是你,就连北荒行省的行政长官这次都有麻烦了,你们鱼肉一方百姓是吗?这次没有那么好办了。”
胖子一脸死灰,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但旋即目光在流火军团的士兵身上扫来扫去。
我心头一寒,冷冷道:“怎么,想打流火军团的主意?想让这两万流火军团铁骑和一千龙域甲士走不出你北荒行省,就连我也可以直接杀掉封锁消息?想多了吧,你们有这个实力吗?你杀我两万流火军团铁骑,我流火军团还剩下的二十多万精锐,就凭你们这些废物,杀得了吗?”
胖子又被说中心事,脸色更加惨白了。
我缓缓摇头,火神之刃轻轻一指胖子,道:“原本还想留你一命,觉得你罪不至死,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的心已经烂了,死吧!张灵越,把他拖出去砍了!”
“是,大人!”
张灵越策马一个箭步而过,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将胖子拎着出去了,一名天骑营重骑兵手起剑落,直接一剑将胖子给砍了,而一群巡防军则目瞪口呆,渐次有人将兵刃丢弃在地,甚至有人跪在地上哀嚎道:“大人……我们没有参与盘剥的事情啊,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罢了。”
“知道了。”
我淡淡一笑:“随后丞相府的人自然会来一一盘查,有没有中饱私囊,有没有在北荒行省的吏治中吸血,都会查明,你们屁股干净的尽可放心,风相不会为难你们,屁股不干净也可以放心,因为你一定逃不掉。”
说着,一摆手,流火军团直接将对方缴械,而龙域物资车队则再次通行,这次流火军团的两万骑兵直接随行,再也没有人敢阻拦。
……
就这样,众人越过雪域,直接抵达龙域,一百辆沉重的物资车辆无一丢失,全部安全送抵龙域,而我则带着张灵越一起进了指挥大厅,先领取了任务奖励再说,这一路上困难重重,先是有蟊贼劫道,然后有江神和蛟龙作乱,最后则是北荒行省的一场类似于兵变的盘剥,我就像是唐僧取经一样,这一路上见招拆招可真不容易,一路叽叽歪歪,能安然回到龙域属实不易。
“回来了?”
云师姐见我回来,马上放下了笔,笑道:“任务执行如何?”
“货物全部送抵龙域了。”
“不错嘛!”
她瞥了眼我身边的张灵越,然后直接无视了,走上前笑道:“来来来,师姐给你一点点奖励。”
下一刻,一道铃声在耳边掠过,任务奖励到手了——
“叮!”
系统提示:恭喜你完成了任务【临安城运粮】(SS级),获得奖励本级经验值+9%、魅力值+5、龙域功绩+20W、功勋值+6000W!
……
奖励中规中矩,经验值较少,毕竟200级之后想升级十分不易,而这也体现出平常任务跟版本任务的区别,这个运粮任务我可是足足的做了3-4个小时才完成的,只换来了9%的本级经验值,可一些版本活动,其实也就是在12-24小时之间就完成了,任务奖励则是300%+的经验值,不可同日而语。
“师姐。”
我看着云师姐,笑道:“能借你的纸笔用一下吗?”
“哟?”
她歪头看着我,笑道:“我这能征善战,擅长各种干架的师弟怎么开始……玩起笔杆子来了?”
我一头黑线:“我在现实世界原本就是一个读书人好吗?”
师姐掩嘴笑,张灵越则一头雾水,搞不清现实世界是什么意思,我则一脸无语的看着他:“灵越啊,你终究是品秩太低了……”
他更加一头雾水了。
一旁,兰澈准备好了纸笔,就放在一旁,笑道:“你现在就用吗?”
“嗯。”
我点点头,云师姐也把自己的座椅让给了我,于是坐在龙域之主的办公椅子里,拿起那鹅毛笔蘸满墨水,随即在一张素白的纸上给轩辕帝国的白衣卿相风不闻写了一封信,内容则是阐述了我运粮之中遇到的事情,把北荒行省内的蟊贼横行、山水神祇勾结妖物、地方军队治理败坏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通,并且直接说如果不加以弹压的话,恐怕整个北荒行省马上都要烂成一锅粥了。
云师姐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见我收笔之后,笑道:“这是……当起了御史言官了,开始给庙堂谏言了吗?”
我赧颜一笑:“没办法,遇到不平事,终究是要管一管的,何况这次这些混蛋是在针对我们龙域,如果我再不说话的,以后轩辕帝国地方军还不骑在我们龙域的脑门上作威作福啊?”
云师姐轻笑:“也是,做得没错,需要直接派遣龙骑士送到凡书城吗?”
“不必。”
我摇摇头,说:“回头我让流火军团的飞骑送回去,这样更好。”
“哟~~~”
希尔维亚慵懒的躺在一旁,笑道:“云月你看到没有,我没说错吧,你这位师弟在人族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都快要变成人精了,连你都不明白的弯弯绕绕,他却已经明白了,我猜想,之所以不让龙骑士送,是因为一旦龙骑士去送信,就像是龙域圣地的一种警告,变成了龙域的一种威压,自然会让那个白衣卿相心里头不舒服,而如果让流火军团去送信,则只是一个北凉侯、甲等兵团统领的谏言,风不闻跟他有交情,自然会更容易采纳,而且心里头不会留下疙瘩,是这么一个意思吗?”
我瞥了她一眼:“你不是银龙女王吗?怎么还懂人族心思的这些弯弯道道?”
她嘴角一扬:“当初,我可是以人族身份游历整座天下的,关于人心的一些事情懂一点很奇怪吗?”
一旁,云师姐则抿了抿红唇,笑道:“好像……确实是我考虑问题不够周全,这一点以后要好好的向师弟学习。”
“没有必要。”
我摇摇头,笑道:“师姐只管修行就行了,我之所以要考虑这些多,无非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济,只能靠脑子来补足,师姐不同,遇到不服的一剑砍过去就完事了。”
云师姐不禁失笑,轻轻给了我胸口一拳:“你这样说就见得师姐很不讲理一样。”
这次,连身后憨厚的张灵越都笑了。
……
龙域的事情已经解决完毕,我则把信封好,直接交给了张灵越,同时叮嘱道:“你不要率领两万流火军团铁骑原路返回了,直接从北方雪域走吧,绕开北荒行省,直接从雪域进雁门关,这样更加安全一点,到了雁门关之后,派人把信送给风相。”
“是,大人!”张灵越抱拳颔首,随后将信笺无比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怀里。
一旁,云师姐秀眉轻蹙道:“北荒行省真的有那么大胆?竟然敢在帝国境内对流火军团的主力动手?未免……太夸张了吧?”
“难说。”
我摇摇头:“北荒行省吏治之败坏,可能是帝国行省之最了,上下利益盘根错节的地方太多,我怀疑从行省总督到下面的千夫长没一个好东西,早就形成了一个利益相连的整体了,如果他们真的一意孤行,想要封锁消息,对流火军团铁骑下手的几率就相当高了,而且他们如果有可能的话,或许连我都想除掉,我这个北凉侯对他们而言太碍眼了。”
师姐一扬秀眉:“如果北荒行省真敢动你,我要让它整个行省都千里无人!”
“……”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师姐有时候确实不太爱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