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八十八章 一把彎刀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一场团圆宴吃的惊心动魄,好在安安稳稳的结束了。
此刻书房中,墨君羽在批折子,虽然今天臣子们休假,但折子依然递了上来。
凰久儿再次感叹城主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忙的没假放。
她日后要是当了神族的皇是不是也的这样?那可真不是件美妙的事。
所以,她让墨君羽当城主可真是有先见之明,等他习惯了这种日子,以后处理起神族朝政事务应该得心用手。
凰久儿暗搓搓的想着,想的出神了,不禁眉眼弯弯,望着墨君羽的目光像极了狡猾的狐狸。
“久儿,你在想什么?”墨君羽微抬起头,将眼神从折子上移开,落到她身上。
只是一抬头对上她的眼神狡黠的眼神,心中一凝。
她看着他已经有好半天了,难道是又在盘算着什么?
墨君羽的话一落,凰久儿立刻回过神,心虚的眼神微闪,躲着他探究的目光,“没什么啦,就是因为你长的太好看了,我才看入迷了。”
“是吗?”墨君羽显然是不信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眼神躲什么?
“真的。”凰久儿郑重点头。
“嗯。”墨君羽似乎相信了她的话,再次低头批着折子。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八十八章 一把彎刀分享
凰久儿坐在一旁有些无聊转着乌黑的眼珠子四处打量,当眼神转到书架时,突然想起第一次来这个书房,墨君羽给她拿的话本子。
那话本子上的故事虽然她有些不理解,不过闲来打发时间倒是不错。
只是,她刚一站起来,墨君羽那厮的嗓音就响起,“久儿,你要去哪里?”
“我只是想找本书来看看。”凰久儿汗,要不要这么紧张。
“嗯。”墨君羽闻言又底下头。
书架上的书很多,琳琅满目,摆放的也整整齐齐。
不过凰久儿依稀记得上次墨君羽是从最上面那一层拿给她的,所以她很熟络的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最上面一层。
翻翻找找,寻了好半晌都没有找到那些话本子。
不死心的又抬头仔细的探寻,不经意的看到了一个木匣子,难道被他藏在了匣子里。
此想法一出凰久儿迫不及待的将匣子拿下来,发现居然还上了锁。抱着木匣子来到墨君羽面前一放,“墨君羽,这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墨君羽抬眸一看,惊的瞳珠一震,蓦地站起来,但下一秒,发觉自己反应太过强烈,稍稍笼了笼心神,又平静的坐下,“没什么,只是些旧时玩意,你不拿下来,我差不多都要忘了。”
嘴上说的无意,但那眼神却时时不离那不匣子。要说没什么,凰久儿绝对不信。就单从他刚刚失常的反应来看,就不寻常。
但,凰久儿也没有揭穿他,顺着他的话往下一说,“呃,旧时玩意啊,不知我能不能看一眼?”
“可以。”墨君羽回答的淡然,又干脆,没有丝毫犹豫。
她知道久儿已经起疑,如果拒绝反而更增加她的好奇心,所以他倒不如先答应,然后,“咦,这钥匙似乎不见了。”
他先假装在抽屉里随意的寻找,然后脸上稍露出一丝急色,左翻翻,右找找,就是找不到,其实那枚钥匙就被压在某本书下面,但他就是不将书拿开。
最后,几经寻找依然无果,他双手一摊,遗憾的道,“钥匙好像真的不见了呢,真的好可惜,要不,等我想起来放哪的时候,再给久儿看如何?”
说罢,伸出手作势就要将木匣子拿走。
然,这时,一只芊芊素手快速的往上一压。
墨君羽那厮还装的一脸疑惑兼不解的抬头,“久儿,你这是?”
凰久儿微微一笑,“没什么啦,我去替你放好,你就乖乖的在这批折子。”
呵,什么找不到钥匙,她要是信了他的鬼话,那就枉活了五千多年。
“这,还是我来吧。”
“我来,你坐着。”
“呃……”
两人,四只手抱着木匣子,谁都不撒手。
最后,凰久儿发飙的一声怒吼,“墨君羽,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直接一掌劈了它。”
这货是到底是想隐瞒什么?这木匣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东西?
他偏不让她知道,她偏是越想知道。
结果,脾气没能悠的住,直接给爆了出来。此刻,她美目圆瞪,贝齿轻咬着粉唇,白皙的小脸上,因为愤怒而微红。
虽是生气,但样子却着实可爱。墨君羽眸华微闪,最终缓缓的松开了手。但是,最后一刻,他还是不死心又按住木匣子,问道,“ 久儿你,真的想看?”
“别给我那么多废话,拿开你的爪子。”
“想看可以,但是看到里面的东西,你不准生气?”
“姐我现在已经再生气了,你看不出来吗?”
“呃……”
墨君羽妥协并交出了钥匙,凰久儿如愿打开了木匣子,一把弯刀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不就是一把弯刀?”凰久儿狐疑的说着,一把弯刀而已,这厮为什么那么不想让她看到?
弯刀上有一个吊穗,看那样子像是她跟墨君羽,难道是因为这个?
凰久儿伸出手欲拿起弯刀再仔细一瞧,谁知墨君羽那厮又来阻拦。
他忙按住凰久儿的小手,扯了扯嘴角,“久儿还是不要看了吧。”
话落,收获凰久儿愤怒的一瞪,拿开。
墨君羽悻悻的收回了手,一颗心却是紧紧的提起。
他眼睁睁的看着凰久儿将弯刀拿起,左右端详,仔细打量。
然后,下一秒,凰久儿一愣,惊讶出声,“咦,这上面还有字啊?”
墨君羽眸光一凝,慢慢的垂下头,不敢看他。心说,这下要完了,久儿肯定得骂他流氓了。
但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久儿的那句流氓到来,却是等来了……
“墨君羽,这弯刀你是准备送给我的吗?”凰久儿有丝不确定的问着。
这弯刀看这款式,到挺像女孩子用的,而且上面又有她跟他的人形吊穗。但,如果是送给她的,他干嘛不肯给她看到?难道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却被她提前发现了。
自以为发现真相的凰久儿,眸光突亮,嗓音如叮咚泉水吐出,“墨君羽,我知道了,你是想给我个惊喜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