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lhz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攤牌了!其實我是千億首富 起點-第三百二十二章 吃官司相伴-qrufi

攤牌了!其實我是千億首富
小說推薦攤牌了!其實我是千億首富
停在小林苑楼下,纠结了许久,不知道要不要上楼。
街巷的尽头灯光昏暗,巷子十分的狭窄,停在门口就没有办法开进去了。
就算进去了,上哪儿找叶大海去?
國產網遊——修真幻想
叶玄风默默地点了支烟,看着指尖烟雾缭绕,一下子迷住了眼。
心之宰
“汪汪!”
街角传来一阵尖锐的狗叫声,许是有人经过了。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眼前闪过,烟一下没有夹稳,指尖被火花狠狠地烫了一下。
是叶大海。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叶玄风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看样子,叶大海应该是出来丢垃圾。
“哐!”
叶玄风下了车,关上了车门。
巷子里本就寂静,这关门声不免显得有一丝唐突,叶大海被吓了一跳,虽然巷子昏暗,但他仍是看清了来的人。
“啪!”
垃圾袋掉在了地上,连垃圾都没来得及捡,叶大海直接低下头,转头就走。
茅山鬼捕 念響
“叶大海!”
叶玄风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
叶大海双腿一下子僵硬住,停顿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竟然真的是你。”
这十几年以来的愤恨与不满,顷刻间一并迸发。
“小风,我也是有苦衷的,这些年我过得也很不容易。”
“不容易?你还好意思和我提你不容易?”
叶玄风仿佛是听到了什么绝世大笑话一般。
“我和我妈过得就容易了?当年那些讨债的人跑上家里要债的时候,你在干嘛,我和我妈被人赶得和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时候你又在干嘛!”
叶大海没有吱声,他知道,这些的确是他亏欠他们母子俩的。
“当时我也是一时糊涂,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还,逃出来之后我过得也很艰辛,一边受到良心的谴责,一边还要躲避那些催债人,看我住的地方,你应该也能想到。”
“所以你现在是和我卖惨了吗?”
叶玄风冷笑了一声,原以为他会想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原来就这。
“小风…”
“你不要再叫我名字了,让我觉得恶心,我不管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反正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了,我妈容易心软,我可不会。”
说完,叶玄风扭头就走。
在转身之际,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毕竟说到底,也还是自己的父亲啊…
….
自从那日见过叶大海后,叶玄风一直心神不宁,连工作都经常分神,直起播也有些不在状态。
林佑见他如此,干脆就给他放了几天长假,让他好好调整一番。
毕竟某鱼现在又签下了一个新网友,那便是丑萌大叔——梁鹏。
虽说梁鹏有些憨憨,但是现在的网友们就是吃他这一套,这才刚直播了一周时间,收益也是十分可观的。
一日,叶玄风还在睡觉,梁洁突然闯入房间,直接将熟睡中的叶玄风拎了起来。
被强制开机的叶玄风直接懵逼,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小风啊,你快看今早的新闻啊。”
“什么新闻…”
叶玄风敷衍地回到,比起这什么新闻,他更想倒头大睡。
“是你大舅出事儿了啊!”
“大舅能出什么事儿,他现在可是百万级别的网红,这一个月不知道能赚多少钱,比起之前卖橘子,不知道好了多少。”
“什么啊!他卖什么假货,许多人反应吃了他卖的吐司蛋糕都拉肚子了,现在他要吃官司了!”
“什么??”
叶玄风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睡意全无。
“铃铃铃!”
梁洁的电话响了,是梁华打来的。
面对这种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不插上一脚。
“喂?”
“这一天到晚的都什么事儿,听说是你家小风让梁鹏去搞什么破直播的?”
叶玄风本也是好意,想要改善一下他们家的生活条件,没想到竟然会弄成如今这副模样。
“小风也不是有意的,再说了…”
最強兵鋒 醉酒望明月
就這樣寂靜地喜歡妳
“什么有意无意的,你现在快点来我家一趟,真的是,就知道给我们家老赵找麻烦。”
“嘟嘟嘟…”
听到一阵忙音后,梁洁无奈地挂断了电话。
“你也听到了吧,快点起来,我们上一趟你姨妈那。”
说完,就先出去等叶玄风换衣服出门。
到了梁华那,客厅里坐了不少的人。
梁华和赵海坐在正中间,双手环保在胸前,脸色阴沉,颇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而梁鹏如同一个做错事儿的小孩儿似的,坐在角落,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哟,罪魁祸首终于来了。”
一看到梁洁母子俩,梁华就开始冷嘲热讽到。
“小风你是安了什么心,怎么说梁鹏也是你大舅,哪有害自己大舅的,我们梁家可就你大舅这么一个男娃,你把他送进去了,谁来给你外婆养老?”
全部的黑水通通倒在叶玄风的身上,这屎盆子看来已经在他脑袋上扣的死死的了。
“这也不能怪小风…小风也是为了帮我…”
梁鹏还想着帮叶玄风说上几句。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着他说话?你还真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行了姐,都这个时候了,就别怪这个怪那个的了,最重要的事儿就是想办法怎么解决。”
“一个个的惹了事儿就往我这找,说几句还不能说了?有本事出了事你们自己解决,亏的我们老赵这找关系那找关系的,你们这一群白眼狼!”
梁华啐了他们一口。
“那这件事现在怎么处理啊?”
“还能怎么处理,该道歉的道歉,该赔钱的赔钱,谁让你自己惹下这么大的祸来,还得留着屁股让我来擦,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弟弟。”
“赔钱…我哪儿来的钱啊…”
虽说这段时间直播的确是赚了不少的,但都还在公司的账户上,现在出了事儿某鱼倒是憋的怂怂的,连吱都不吱一声。
“钱?那你自己想办法了啊,我这儿事儿都给你摆平了,让你免受了吃官司,怎么,你该不会现在还想着我们来给你出钱吧?”
提到钱的事儿,就像掐着梁华的命根子一般,直接开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