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nzf熱門言情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起點-第二百三十五章:危機四伏閲讀-1wl9o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这一动作让南宫冥一愣,没想到这一个畜生居然能听懂自己说话。
洛轻舞安抚道:“他是我男人也是你主人,你给我放尊重一些好不好?”
小黑斜了斜眼:“区区人类怎么可能成为我的主人?”
反正自己是不会承认,这个男人很挺强的。
至于为什么这样一个人类能对自己产生威胁,小黑也十分不明白。
洛轻舞抚摸着它的额头:“拜托,我男人在人类当中已经很强了好不好?”
“多少人恐怕想给他做下人都不行了,你就知足吧。”
小黑向天翻了个大白眼:“我看是因为你喜欢他,所以才这样说吧。”
“他是我男人,我喜欢他有什么不对再说了,我现在跟他孩子都有了,你对他不敬就是对我不敬,你要不连我也不要认为做主人了。”
“反正不听他话的,我也没有必要留着你,你跟他之间我当然选择我男人。”
洛轻舞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应当,小黑简直气的扭头不理洛轻舞了。
怎么找个主人这么重色轻友的呢?果然是个颜值狗。
然而洛轻舞却鄙视道:“我说你一个海里面的开了神智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等你以后找到伴侣的时候你就懂了,现在估摸着你的神智也就是个孩子吧。”
小黑很不满的反驳:“拜托主人,我现在已经几百岁了好吗?”
“用你们人类的话怎么讲的,我吃过的盐都比你们吃过的饭多,居然还说我不懂。”
洛轻舞瘪瘪嘴:“啧啧,看不出来你已经这么老了呀,哎哟,原来我找了一个老妖怪做宠物。”
这下把小黑脸都气红了,只是由于它全身都是黑的,所以根本就看不出来。
洛轻舞看着把它气成这样,还得意的对着南宫冥笑笑。
谁让这个家伙居然还敢嫌弃南宫民的自己的男人只能自己说,别人不管是自己的宠物也好还是谁也好,也不能讲。
没办法,洛轻舞护短,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奇跡沒有奇跡 愛妳成疾藥石無醫
小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主人这么不在意,自己忍不住开口道:“你不会真把我当一条蛇了吧?”
洛轻舞眨巴着眼睛看着它问:“你本来就是一条大一点的蛇啊,如果说像的话,你更像那些电鳗。”
把小黑气得差点一个倒仰:“不要把我和那种低劣的生物混为一谈好吗?我是有尊贵血脉的。”
“哦,那你的血脉是什么?”洛轻舞也来了一点兴趣。
可是小黑看着她眼神的那一刻,突然又不想说了,叹了一口气:“唉,算了,这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总归你选了他做男主人的话,我以后会对他客气一点。”
“到时候等快靠岸,你就让我待到你空间里面好了。”
洛轻舞实在不明白,究竟自己是主人还是这小黑是主人,怎么都分不起自己怎么做事的。
就不能不把它收进空间里面吗?怎么有一种它就是为了进空间的感觉?
不过随后又和南宫冥腻到一起了,美男在怀不吃豆腐,那不是洛轻舞的个性。
南宫冥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问道:“轻舞你可曾听说过大烟?”
“嗯,听说过这大烟抽了会上瘾的,而且人会日渐消瘦,这东西坏的很,最好是不要碰触的好。”洛轻舞回答完才感觉不对,于是坐起身子揽着南宫冥的肩膀。
“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东西?”
南宫冥一边将她的刘海捋到边上,一边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势力将整片大陆上开了无数的烟馆。”
“很多人都染上了这个烟瘾,生意好的不得了。”
“起初我们也不太在意,但是最终我们将这全部封杀起来的时候,那些人居然还能在地下活动,就如同是清不完一样。”
“本来这次博庭也要随我一起来找你的,可是因为这烟馆的事情他只能留在那边。”
洛轻舞皱了皱眉:“没有查清楚究竟是谁吗?”
“没有这些势力,很是隐蔽他们一旦抓到了只要逼供的时候,就会立刻咬舌自尽,就算勉强救下来的,无论如何严刑逼供都绝对不会说出后面的人,这也是我们头疼的原因。”
“最让我们诧异的是很多染上这烟毒比较深的人都不知所踪。”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大烟,我们也无从下手,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的人是谁,更不知道这大烟从何而来。”
洛轻舞把玩着南宫明的头发,一直思考着问题,然而神识已经进入空间里面问洛飞。
“在这片大陆上有大烟的存在吗?”
洛飞一边忙活着自己制造打磨机的用具,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有啊,巫族里就有大烟。”
“屋主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可以说是能够完全控制一个人的行为,他们还擅长用蛊。”
“这大烟也就相当于给一个人吸食以后,达到一定的程度,再将这些人关在一起,就如同用毒虫练蛊一般,相互蚕食。”
“等到最后再将剩下的人炼成人蛊,手段极其残忍。”
“这下恐怕你的劲敌出来了,按照你男人说的,到时候那些失踪的人恐怕已经变成人蛊了。”
洛轻舞皱着眉:“还能用人练蛊?”
原本对于蛊毒洛轻舞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是利用毒虫的,但是从未听过还能用人来练蛊。
洛飞点点头:“当初就是因为这巫族的人太过于邪门,所以龙族和鲛族才会联手将他们赶离这片大陆。”
“就如同蛮族人,天生就也蛮不讲道理,而且四处征战总是发起战争一样。”
“巫族和蛮族相当于是这片大陆的异类了,没事就喜欢战争,没事就喜欢弄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就没有人性可言。”
“这次对上了,恐怕连我们的这些枪支弹药也不一定有用。”
“人骨可以说是刀枪不入,身体坚硬无比,若真的让这巫族的人练成人蛊,那么接下来就麻烦了。”
这下洛轻舞也不再散漫了,赶紧随时退出空间。
“阿冥,我有一个坏消息告诉你。”
“现在恐怕除了蛮族的事情,我们还要面对巫族。”
南宫冥皱着眉问:“此话怎讲?”
边上原本一直躺在甲板上晒太阳的赵无言也做起了身子认真听着洛轻舞,接下来的话。
洛轻舞也并没有卖官司,继续开口:“这大烟是巫族弄出来的,然而他和我所了解的大烟又是不一样的。”
“这巫族利用这些烟馆让人染上烟瘾,最后再将那些染上深度烟瘾的人抓去关在一起,让他们相互蚕食。”
“到最后再将这剩下的人练成人蛊,被练成人蛊的人可谓是刀枪不入,恐怕我们的那些武器也不足以对他们产生任何的伤害。”
“若是这样的杀人利器真的出现的话,恐怕这片大陆上就是一片血雨腥风。”
几个人的神色瞬间都严肃了下来,若真的出现这样的人骨那么事情就难办了。
洛轻舞闭上眼睛,继续询问洛飞:“那你知不知道对于这种人骨有什么东西可以克制的?”
“不知道当初具体是谁去做这件事情的,我也不知晓,不过如何克制这人骨,我是真的不知道,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他有什么弱点。”
“关键被练成人蛊的人动作十分的敏捷,指甲修长靠笛音驱动。”
“可以说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杀人利器。”
这下洛轻舞的心更是往下沉了沉,这若是专门为了赚钱还好,但是若这些人是为了将这些染上烟瘾的人全部练成人蛊的话,岂不是很恐怖。
按南宫冥这边的说法,这烟馆已经让很多的人染上了烟瘾。
现在加上失踪的人,那么是不是已经有了人蛊的出现?
也就是说这大烟是他们想要练蛊的引子,按南宫冥说的是那些极度烟瘾者失踪的话,那现在是不是还来得及?
越想洛轻舞,头越痛,现如今自己恐怕也得钻研一段时间的蛊毒了。
一直以来在医术方面洛轻舞都是手到擒来,但是对于这蛊毒却是一直不怎么碰触。
毕竟现在真的蛊毒很少,也就是江西那边有练蛊的人。
但是从未用真正的蛊毒来害人,还是得到控制的,所以洛轻舞当初也并不是多么的在意。
如今就算是不接受这样的事情,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
总不能等到人蛊出现的时候,还没有办法控制。
那些花兒盛放的時光 野妮
不说别的,起码要将那些染上烟瘾的人捡了毒才行。
而这突然之间蛮族和巫族的出现,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们以前为何一直未曾出现现在,如今一出来就是两个种族,难道之间有什么联系?
斗魂师
洛轻舞想的头大,边上的南宫冥抱着他,见他皱着眉,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
“好了,你现在还怀着宝宝呢,不宜多想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说完将他搂得靠在自己的胸膛,洛轻舞就那么乖乖的躺着。
听着南宫冥胸膛里面传出来的,有节奏的心跳声,心也莫名的安定了许多。
边上的赵无言皱着眉,这种时候他安抚不了他,但是若是真的有那所谓的人骨出现自己就必须时时刻刻守在这小丫头身边。
按照轻舞的个性,恐怕不会置之不理,毕竟如今他儿子可是皇上,就连外公他们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反正自己也是一个人,那就守护着这丫头呗。
自己主要任务,别人的生死与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只需要这个丫头能安稳平顺就好。
小世界其乐无穷 听日
恐怕自己与死腹黑最大的区别就是死腹黑身上还 担着百姓的重任,然而自己什么也不用想,只需要陪着轻舞就好。
这样想着赵无言心情也好了些许,继续翘着二郎腿晒太阳。
等到船只在清河镇靠岸的时候,几个声音已经在码头上等待了。
撕毁契约:金主请滚开 江离
带着青山穿越
洛轻舞一看过去就见到自家娘亲还有爹爹,外公他们全部都来了。
率先对着他们,挥着自己的双手:“爹,娘,外公,太公,太婆,舅舅,老弟,博庭。”
她手挥的很厉害,开始还只是站着挥手,最后居然开始蹦跳起来。
两只大手猛的按住他的肩膀,正是赵无言和南宫冥。
南宫冥只是斜了一眼赵无言将他的手从洛轻舞的肩膀上打下来。
赵无言也无所谓,将手往身后一背,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轻舞,你现在是怀了身孕的人这么蹦蹦跳跳,成何体统?伤着你倒无所谓,别伤着我干女儿了。”
南宫冥居然没有反驳,反而点了点头:“娘子,你动作可得小心些,肚子里面还有我们的宝宝呢,这样伤着了可如何是好?”
玄門筆錄 清凈無為
尖刀部隊 李建林
洛轻舞嘴角抽搐了一下,合着现在这两人把自己当成大熊猫了呗,就那么轻轻的蹦一下能怎么样?
不过作为孕妇,好像确实不应该这么蹦哈。
洛飞在空间里面翻了个大白眼:“我说宿主你能不能像一个正常人成天蹦蹦跳跳的,你也是马上当娘的人了,这样真的好吗?”
棄妃寶典
陈诺依看着船只一点一点的靠近,整颗心都渐渐的落下。
天知道这段时间没有轻舞的消息,自己着急成什么模样了。
现在可算是好了,这小丫头回来了,自己的女儿回来了。
不过这小丫头刚刚怎么还能蹦哒呢?不是说已经怀孕了吗?
这样想着陈诺依就更着急了,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轻舞,你这丫头怎么又没心没重的,不准蹦哒。”
看着自家娘亲手放在嘴边对自己呐喊的模样诺轻舞,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自从到了京城以后,梁金基本上都是保持着自己的形象,很少会做这种大声说话的样子,更别提是在外面了。
看着爹那诧异的表情闹轻舞笑得更加开心了。
边上的南宫冥,无奈的伸手在他后背轻抚着,生怕这个丫头笑得太狠了,给笑岔过气去。
一旁的赵无言忍不住戳洛轻舞:“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形象,到时候伤到我的干女儿了。”
然而手还没有戳到洛轻舞就被南宫冥直接挡开了。
“说话就说话,少动手动脚的。”
赵无言不干了,抬头看着他问:“怎么说我也算轻舞的,哥哥我碰一下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