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wk7超棒的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第1260章 神明(一更)展示-kpq58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这个时候,一直被人们耻笑的特赦令便至关重要。
他们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特赦令的用意,就是为了让他们后悔之后重归烛阴司的。
袁紫烟的远见卓识比起天道盟来确实是胜过一筹,不可同日而语。
凡事就怕对比。
这般一对比,他们越发觉得天道盟不行,还是烛阴司好,虽然没有了李澄空,可南王府毕竟庞大,足以支撑袁紫烟。
更何况袁紫烟已然足够镇压诸宗。
袁紫烟先前一直不出手,却是笃定他们还要回去,所以懒得出手,而不是害怕镇压不了他们。
决心一下,于是纷纷暗中联络袁紫烟。
“这帮家伙实在气人!”袁紫烟恨恨道。
她正站在李澄空身前。
千歲有喜:宦妃不二嫁
徐智艺与她一起。
李澄空则坐在南王别院的小亭里,懒洋洋的喝着茶,笑眯眯看着她们。
“老爷,真要重新接纳他们?”袁紫烟气鼓鼓的道:“就让他们这么自由自在,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我们烛阴司成什么了!”
“那你以为烛阴司是什么?”李澄空放下茶盏。
袁紫烟道:“那也不该是他们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地方。”
“烛阴司原本是强行收拢,人心难免不服。”李澄空笑了笑:“现在离家出走一阵子,就知道家里的好了,那才算是真正的归心。”
“……难道就一点儿没有惩罚?”袁紫烟道:“太便宜他们了吧?”
徐智艺轻轻点头:“对那些安份守己的宗门也是不公正的。”
李澄空笑笑:“那依你们之见呢?”
“不如给那些没走的宗门一些奖励。”徐智艺看向袁紫烟:“不对离开又回来的宗门惩罚,当然也没有奖励。”
“这主意不错,眼馋死他们!”袁紫烟用力点头:“但什么奖励好呢?”
她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看向别处。
“老爷——”袁紫烟娇笑,上前拉起李澄空袖子,用力晃了晃。
李澄空哼一声:“我拿不出什么来。”
金融大亨 双喜一哥
“不如老爷拿出一门功法,奖励他们如何?”
“什么功法?”
“轻功?”袁紫烟笑道:“让他们的速度更快,办事也更有效率,我们也省心。”
李澄空斜睨她。
袁紫烟巧笑嫣然,宛如鲜花。
徐智艺笑盈盈看着他。
李澄空哼一声:“好吧,轻功。”
“老爷英明!”袁紫烟忙道。
李澄空斜睨她们一眼:“你们两个一唱一和,还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徐智艺抿嘴笑着低头。
袁紫烟忙摆玉手:“老爷,我真的是气不过,这帮家伙,哼哼!”
“老爷,我听师父说,天幽谷涉及到很诡异的力量,而且天幽谷并不在野外,而是闹市。”徐智艺转开话题。
李澄空皱眉沉吟。
智冠天下之風流軍師 天豪
袁紫烟道:“难道萧先生见过天幽谷?”
“师父见过他们。”徐智艺轻轻点头:“还有过较量,未分出胜负来。”
“涉及到什么诡异力量?”袁紫烟越发好奇。
徐智艺道:“应该不是凡世的力量。”
“那是什么力量?”
“神明。”
“哈,还有神明?”袁紫烟笑。
徐智艺严肃的缓缓点头。
袁紫烟笑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平静肃然。
“真有神明?”徐智艺惊奇的道:“老爷,难道你见过这世间有神明?”
李澄空摇头:“没见过,但未必是在这世间,可能是从别处而来。”
至少他是见过古佛的,见过虚空天魔的。
既然他们都存在,那为何不能存在神明?
更何况他飞升之后,见识到了另一个世界,可能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那个世界的就是神明了。
徐智艺看李澄空如此,松口气:“师父说,这天幽谷有可能是借助于神明之力。”
李澄空若有所思。
他其实也在怀疑天幽谷的来历,力量太过诡异,能避开自己的推衍便足见其不凡。
而这世间能避开自己推算的力量实在罕之又罕,他已然隐隐有一点儿模糊猜测,现在被萧敬山点破,恍然大悟:原来来自于神明!
这便说得通。
徐智艺静静看着他。
上一次也确实凑巧,恰好自己出手,换成别人,一定会造成伤亡。
天幽谷的力量太过诡异,寻常的武功对他们根本没用,再厉害的力量也影响不了他们的动作。
他们就像是影子,力量再大,打过去也只是一片虚空,打不中他们。
可被他们打中却能造成伤害。
难道老爷已经算到了?
李澄空道:“越来越有趣了,我会找到他们,切断他们的力量之源。”
“神明呀……”袁紫烟担忧的道:“要不然,想办法缓和一下?”
“异想天开!”李澄空摇头。
袁紫烟道:“为何非要跟我们做对呢?难道就不能有所缓和?”
“哪有这么多原由。”李澄空缓缓道:“来了!”
天下為聘:王爺快到碗裏來
他身形一闪,出现在镇南城的一间房顶。
明月皎皎,夜凉如水。
镇南城灯火通明,处处是灯笼高悬,宛如白昼一般。
争霸天下之真龙出世 妖妖魔王
大街小巷热闹纷纷,镇南城已经有不夜之城之相,繁华异常。
袁紫烟与徐智艺跟着出现在他身边。
三人站在一间房顶,俯看大街,目光所落之处便是独孤弦与万震他们。
“小王爷现在越发逍遥自在了。”袁紫烟笑道:“需得找些事给他做啦。”
“嗯。”李澄空点头。
先前一直觉得他还小,白天时候读读书,晚上出来随意的玩。
因为白天的课业极繁重。
现在看来,课业还是不够重,需得找些事给他做,消耗他的旺盛精力。
徐智艺道:“他现在还小吧。”
“不小啦。”袁紫烟笑道:“他看着小,心眼多得很,要不然就帮我处理烛阴司的事务吧。”
误遭蛇吻:丑妃?我宠你!
“你也真够忍心的。”徐智艺哼道。
袁紫烟娇笑:“徐姐姐你别被他骗啦,他在你跟前乖巧,好像什么也不懂,其实懂得一点儿不少。”
徐智艺轻轻摇头。
她还是不忍心。
再怎么说,也才两三岁的孩子,再聪慧也不宜多参与大人的事,拔苗助长会影响其心志。
还是应该让他无忧无虑的生长。
袁紫烟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道:“随他去吧。”
人这一生,无忧无虑的日子可不多,独孤弦年少而有宿慧,能充分享受这一段日子。
等往后长大了,就没这么自在。
“白白耽搁了小王爷的历练呀。”袁紫烟不死心。
李澄空没多说,目光落在一条小巷。
他们三人气息内敛,即使站在房顶,也没被人们发现,他们会下意识的忽略过去。
而小巷深处的四人却没有忽略,目光被李澄空三人吸引,一动不能动。
好像碰到了猫的老鼠。
李澄空的目光扫过来,他们想逃离,偏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