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h1u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第兩千二百七十五章 元!分享-4du6e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覆灭,完全彻底的覆灭,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覆灭了…
脚下,那无尽的疆域,瞬间虚无,化作了飞灰。
而后,第二个领域,第三个领域…
古苍始祖已经疯狂。
他疯狂的运转自己的一切力量,而此刻夏紫也是会将自己的极致底蕴全部拿了出来。
面对这样的对抗,面对这似乎,可以将整个界域战场都完全虚无的恐怖波动,古苍始祖和夏紫真的震撼了。
他们不知道在这样的对抗之下,夏渊是不是可以活下来,但是他们却清楚,如果要是不能离开这里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虚无的!
所以,逃走,施展各种极致的底蕴,只是为了逃走!
而后…
在夏紫和古苍始祖消失的一刻,他们脚下一切的世界和领域,同样虚无了…
曾经的夏渊,以极致之力对抗那气运天刀,瞬间的碰撞将一切都彻底的虚无。
那是连时空都崩灭的可怕一幕,超越了众生的想象极限。
而如今,更加可怕的震撼,却发现在了眼前。
一个域,两个域,三个,甚至四个五个!
一个又一个的域不断崩灭,一个又一个的域不断虚无,所有的所有,都在这一刻瞬间化作了虚无!
三尊意志的法则守护,那三尊开天神皇的存在,都是绽放了璀璨的光芒。
他们的身体也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化作了虚无,成为了无数的光芒,点点肆意,归于整个天地之中!
那可怕的毁灭依然还是在不断的延续,只是当这无数的光芒出现覆盖之后,那些恐怖的动荡,之前无数的毁灭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凝滞,不在和之前的时候一般狂暴了。
不过,那可怕的毁灭依然还是在继续,似乎完全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
这无疑是极端可怕的一幕,因为每一次的动荡,代表的就是一方时空的绝对极致毁灭。
当这毁灭不断蔓延的时刻,那么也就是意味着,这无尽可怕的毁灭,已经将这一方时空彻底的崩灭虚无,已经让这里再也没有任何可能恢复过来了…
毁灭,极致的毁灭。
那,不断蔓延的毁灭!
纵然是有着那三尊开天圣皇无上烙印的守护,可是这极致的毁灭,依然还是不断的崩灭一切,虚无所有!
曾经,足足上百域的存在,可此刻在夏渊和帝陀罗刹利的极致对抗之中,却已经有着超过三十个域,彻底化作虚无了…

无数的壁垒,瞬间粉碎,完全的消失。
而这一刻,那金色的气运,重新归于大地之中。
如今的古苍始祖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了。
现在的他,很强大,无比的强大,甚至可以说已经前所未有的强大了!
曾经这界域战场之中,规则都是属于他和昔日钧天王的,只是后来钧天王寂灭,被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替换,所以这规则就是掌控在古苍始祖和另外的一尊窃运者的手中。
只是,如今那尊窃运者已经完全的虚无,从这天地之中彻底的消失了。
所以,如今这里的一切,所有的规则之力,已经全部都是属于古苍始祖自己去掌控了!
只有古苍始祖自己掌控,那么一切的气运和那些可怕的规则之力,自然都是赋予古苍始祖自己一个人了。
如今古苍始祖,可以说能够动用的力量,在这界域战场之中的实力,比起曾经来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了!
只是,就算是如此又能如何呢…
如今的古苍始祖,无比的绝望,因为他发现就算是自己拥有了如此强大可怕的实力,但依然还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是的,古苍始祖知道,就算是如今的自己已经无比的可怕,比起自己曾经最为巅峰的时刻来,还要恐怖数倍乃至十倍,可最终的结果依然不会有太多的改变。
不管夏渊还是帝陀罗刹利,他们的威能都不是古苍始祖可以对抗的。
而且,到了现在的时刻…
看着那无尽虚无的中心,古苍始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自己可以说什么了…

无尽毁灭,极致的破灭,完全的虚无。
这是从未有过的震撼一幕,也是从未出现过的极致毁灭世界。
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力量,不存在任何的道理,不存在任何的命运了。
什么,都不存在了,一切都已经完全的消失虚无了,所有的所有,都已经彻底的化作虚无了。
可怕吗?
这,已经不是可怕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虚无的全部,毁灭的所有…
而此刻,在这一切虚无的时空之中,却依然有着一道身影静静的存在着…
只是,如今这一道身影,已经和曾经的时刻完全不同了。
曾经的他,何等威严盖世,只是降临这天地之中,就仿佛是时空之中唯一霸主,那至高无上的伟岸存在!
但如今…
凄惨都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帝陀罗刹利了。
周身上下都是一种即将崩溃的腐朽,甚至本体之上都已经残缺不全。
无比的凄凉,甚至可以用被惨来形容。
只是,如今帝陀罗刹利却没有那种痛苦的色彩,他的眼中,只是一种庆幸,甚至带着一丝隐隐的激动。
“你,真的很可怕…”
看着那无尽虚无的时空,帝陀罗刹利的声音终究还是缓缓的响起。
“无数的时代之中,我从未见识过第二尊妖孽,是可以和你相比的。”
顿了一下,帝陀罗刹利似乎想到了什么。
“即便是我,在同样境界之中,都不是你的对手啊…”
是的,此刻帝陀罗刹利已经承认,同样境界之中的他,不是夏渊的对手。
这一点,帝陀罗刹利之前的时候或者不会承认,可是在夏渊陨落之后,帝陀罗刹利却是已经无所谓了。
“能够在这样的时代之中,走出如此你一般的存在,确实是让人感到震撼,无尽的震撼啊!”
“只是可惜,你终究还是失败了。”
“只是可惜,你太早的锋芒毕露。”
“只是可惜,你最终遇到的,是我…”
是的,因为你最终遇到的,是我!
所以,你陨落了!
所以,你的存在,注定已经消失于这天地之中了…
看着那无尽虚无的世界,此刻的帝陀罗刹利眼中依然还是残存着那种庆幸的色彩。
是的,就是庆幸。
因为,当最后一瞬间的碰撞时刻,帝陀罗刹利已经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了夏渊的可怕!
那是,无法描述无法想象的极致恐怖。
在那种无上轮回之力的加持之下,在那种可怕到让人惊悚颤抖的力量覆盖之下,夏渊施展的六道轮回,几乎让他失去了对抗的能力。
如果不是最终时刻,夏渊那边力量耗尽的话,那么——
“或者寂灭虚无的,就是我了吧!”
“就是我这一丝意志本源分身的存在了…”
妹妹別想逃
如果不是夏渊最终时刻的突然崩溃,那么帝陀罗刹利很清楚,陨落的就是自己了。
只是,一切都是如果。
最终是他赢了,而夏渊却已经崩灭于无尽虚无之中了…
在这个世界之上,唯有活着,才是最为重要的。
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毕竟,如果你陨落了的话,那么纵然是你当初有着多么逆天的天赋,不管是你当初有着何等俯瞰时空的实力,最终也是无济于事,最多只是留下一个传说而已…
下一刻,帝陀罗刹利深深的看了这无尽时空一眼之后,还是转身。
而此刻,明明之中出现了一道裂缝。
在那裂缝的另外一段,就是一个无尽可怕的世界,一个充满了——
混沌的世界!
帝陀罗刹利已经打算回归了。
虽然,这只是本体的一丝本源烙印的存在,但却也是无比的重要。
对于这些永恒伟大的存在而言,本源都是异常重要的,因为他们已经原始归一,所以每一丝本源之中携带的,都是他们实力的一部分。
损失这一部分本源,就等于是损失了一部分的力量。
显然,帝陀罗刹利是无法接受这样事情的。
所以,当将夏渊斩杀之后,帝陀罗刹利还是决定回归了。
至于说这界域战场之中有着什么秘密,或者说斩碎这里,让这里的气运回归于那至高本源意志的怀抱之中…
帝陀罗刹利是没有一点这样想法的。
这些,和他无关…
时空的另外一端,那无尽的混沌之中,静谧无比。
然而只有真正无敌的存在才知道,于这无尽混沌之中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瞬间之后,帝陀罗刹利已经来到了那时空裂缝的边缘地带。
如果要是有存在打算直接脱离这界域战场的话,那么都是会受到这界域战场帮本源阻挠乃至毁灭的。
可帝陀罗刹利的离开,却没有任何的阻拦。
或者说,这本源规则,已经不想阻拦,不能阻拦,更加是也是——
不敢阻拦!
其实准确说来,此刻这界域战场之中的那些规则本源,是巴不得让帝陀罗刹利赶紧离开的吧!
毕竟帝陀罗刹利的存在,对于整个界域战场来说都是巨大的伤害!
若非只是一丝本源降临,那么帝陀罗刹利的存在,根本不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可以压制的!
帝陀罗刹利的脚步,终于还是走入到了那无尽时空裂缝之中。
这一刻,帝陀罗刹利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
帝陀罗刹利对于这界域战场没有多少的在意,就算是其中存在了天大的秘密,可帝陀罗刹利依然还是不怎么感兴趣的。
到了帝陀罗刹利这样的级别存在,已经无所谓那些东西了。
他们眼中根本就无所谓那些东西。
因为就算是在逆天的东西,对于这等存在而言也已经没有太多的用途了。
真正让帝陀罗刹利在意的不是这界域战场如何,而是夏渊的存在!
毕竟,在帝陀罗刹利眼中——
不是这是帝陀罗刹利的想法,而是事实如此。
那就是如果夏渊一旦成长起来的话,那么是绝对绝对可以威胁到自己的。
甚至是有很大希望,直接将自己等人斩杀的!
这,不是随便说说,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夏渊的强大,或者不知道的人永远不会知道,但是帝陀罗刹利却太清楚了。
虽然他斩杀了夏渊,但帝陀罗刹利自己也清楚,他根本不算是公平一战之中斩杀夏渊的!
甚至如果要是公平一战的话,那么…
那么他根本不是夏渊的对手。
虽然这样的现实让帝陀罗刹利感到无言,沉默,甚至是愤怒扭曲,可事实就是如此。
不过好在,如今夏渊终于——

这一刻,帝陀罗刹利愣住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
那一瞬间,帝陀罗刹利面色瞬间大变!
而后,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只是瞬间,就这样一步之下返回到了这界域战场之中!
顷刻间,无数的规则之力开始疯狂朝着帝陀罗刹利镇压而来!
如果帝陀罗刹利还是之前巅峰的状态,那么或者对于这样的规则之力镇压是无所谓的。
但此刻…
之前一战中,最后的和夏渊一次对抗之中,可以说帝陀罗刹利已经将自己全部的威能,将自己一切的力量都彻底的动荡了。
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已经不剩下任何了。
起码现在的帝陀罗刹利,面对之前他不屑一顾的规则之力,已经没有多少的办法了!
可是,可是现在…
远方,那身影已经渐渐出现了。
而这时候…
警告你别再当编剧!
晚了。
就算是帝陀罗刹利还想有任何的动作行为,还是晚了。
帝陀罗刹利知道,是自己不够果断,是自己太过犹豫,是自己因为,太过自信。
所以,错过了…
恍惚间,周围的时空不断的战裂!
一道道可怕的虚空裂缝就这样出现。
那是无数的恐怖的力量不断通过这可怕的时空裂缝奔涌而来,不断的汇聚!
只是短短的瞬间,已经彻底的进入到这个世界之中了!
那规则,并没有阻拦什么。
虽然,这样的行为也是破坏规则的存在,但是那规则始终还是没有阻拦什么。
很简单,因为有存在已经控制了这些规则了!
那是——
古苍始祖!
此刻古苍始祖站在那不远的地方,眼中都是激动无比的色彩!
曾经,他以为夏渊已经陨落了,可是,可是现在!
古苍始祖,看到了!
他看到了那模糊的虚影,看到了那逐渐出现,逐渐成型的存在!
成功了吗?
是的,成功了!
夏渊,成功了!
虽然古苍始祖也不知道施展的是秘法还是天赋本命神通,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但是他却知道,夏渊成功了!
又一次,如同之前的时候一般,如果当初面对那些可怕恐怖的存在时刻一般,夏渊成功了!
他,真的做到了!
真的,重生归来了!
此刻的古苍始祖,已经激动到无法形容了。
那种灵魂深处的颤抖,让古苍始祖真的有一种无法描述无法言明的震颤!
夏渊,真的,归来了…

是的,夏渊已经归来了…
此刻看到那虚影的出现,感受到其中充盈的那种无上可怕的气息,帝陀罗刹利已经完全沉默了。
他知道,自己错过了最好的时刻。
只是…
就算是之前的自己不是那么自信,真的可以放下一切,又或者自己真的选择疯狂,那么就一定可以斩杀夏渊吗?
帝陀罗刹利不知道…
因为,就算是帝陀罗刹利的存在,也无法看懂此刻的夏渊了!
在帝陀罗刹利的眼中,夏渊真的有着太多太多的极致底蕴了。
空间之力,时间之力…
这两种力量,其实在帝陀罗刹利眼中不算什么的。
原始时代之中,感悟了这两种无上之力的无敌妖孽,数量还是很多的。
虽然不能说遍地都是,但起码真的不少。
最少,一个小时代之中肯定会诞生一尊甚至是数尊来的。
不过,不管是时间之力还是空间之力,都不会出现在那些逆天的妖孽身上。
这些都是简单无比的力量,只是会出现在一些平凡的妖孽身上。
而越是巅峰极致的妖孽,越是不可能拥有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
至于说同时感悟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那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时间!
就算是在那些垃圾的普通生灵身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并存局面的。
可现在…
时间之力出现了,空间之力出现,甚至还是同时存在于一尊存在的身上之上!
这,是足以让帝陀罗刹利震撼的,甚至是打碎了帝陀罗刹利之前一切认知的。
而且,不仅仅如此。
夏渊的那只是存在于理论之中的无敌异象,夏渊那轮回的真谛。
这些同样也是无尽可怕的。
而夏渊的无上之力,夏渊的肉身,也一次又一次打碎了帝陀罗刹利的认知极限!
后来,是夏渊的大道之力…
那,让自己的大道之力都被镇压,甚至感到惊悚颤抖的大道之力,这一样是突破了帝陀罗刹利的认知极限…
等等,等等等!
诸多诸多诸多!
甚至战斗之中夏渊展现出来的那种无敌的意志,甚至夏渊本身那种惊悚 杀意,这些都是帝陀罗刹利之前的时候从未想过的,甚至是帝陀罗刹利从未去想的。
因为这一切,太过夸张了。
如果夏渊是和帝陀罗刹利自己一样,都是一些古老的存在受到规则的压制,那么夏渊展现出来的很多东西,帝陀罗刹利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但问题,不是啊!
我真是老司机 伞魂
夏渊从来不是什么古老的存在,他绝对就是这个时代之中走出的妖孽!
这一点,帝陀罗刹利无比的肯定。
而且,夏渊还是一尊年轻到了极致的存在!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最让帝陀罗刹利无法接受的事情!
有着如此之多打碎了他帝陀罗刹利认知的底蕴,在加上本身同样逆天的一切,夏渊的未来,已经可以想象了。
当然,如果说之前都是打碎了帝陀罗刹利认知的话,那么如今出现的这一幕,已经是足以让帝陀罗刹利——
崩溃了…

无尽的力量动荡,无数的光芒环绕。
各种大道之力浮现,而后那无数亿万的力量,就这样不断的归入到了那年轻的身体之中!
仿佛在铭刻什么,又似乎在赐予什么。
一道道的可怕之力不断降临,不断勾勒,不断交织。
看似一切都是缓慢无比,需要无数的时间才可以成功,然而实际上,却只是一个简单的眨眼,只是一个瞬间,一切已经完成了!
此刻,帝陀罗刹利已经放弃了自己之前的冲动,因为帝陀罗刹利知道,现在一切都晚了。
就这样看着夏渊,看着那逐渐已经睁开了双眼的夏渊。
如今的帝陀罗刹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缓缓的低下了头。
许久之后,这才终于又一次抬起头。
而这时候的夏渊,已经是完整的夏渊了…
帝陀罗刹利看着夏渊,眼中带着一种无尽复杂的色彩。
他从未想过,夏渊竟然如此的存在。
是的,这样一尊,似乎已经完全超越了一切,凌驾一切之上的存在啊!
“这是,‘元’的境界吗…”
帝陀罗刹利喃喃开口,无法形容…
快穿之協議”廚娘” summer不具名
元…
那就是元的境界吗…
元的境界啊…
是,元的境界…
一个,不曾有任何生灵知道的境界,一个真正意义,传说的境界…
“意志不灭,元神不枯…”
“元神不毁,而一切永存于天地之中!”
“你现在,还只是一尊年轻的存在,你现在还只是一尊蝼蚁一般的存在。”
“可一旦,当你足够强大之后,当你的意志弥漫于无尽时代之中的时刻,那么…”
“你将会,永世永生,不死不灭…”
永世永生,不死不灭…
时间之力,被称之为永生之力。
传说中,时间之力参悟到了极致,可以做到逆转时空长河,不死不灭。
但帝陀罗刹利却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因为,规则是不允许这样存在出现的。
时间之力,只是可以拥有无尽漫长的生命,但是每一次逆转,你都会损失一定的本源!
当你逆转的次数足够多之后,那么你的本源,也会彻底枯萎的。
而且…
拥有时间之力的存在,也是虽然很难被诸多生灵斩杀,但是却不代表他们不死!
可是,可是…
可是…
元的境界…
代表的却是一种全新无敌的境界,代表的,是一种真正意义上,不死不灭的境界啊…
是的,不死不灭!
这,就是元的存在!
因为,意志与元神融合,意志不灭,元神不灭。
而元神不灭,本源永存!
帝陀罗刹利知道,现在的夏渊尚未真正踏足到大道的境界之中,更加别说出道,甚至是那些掌道,化道的存在境界了。
但是,如果等待夏渊成长为一尊逆天存在的时候,成为和自己一般存在的时候,那么信仰就会流传下去,那么意志就会镌刻在一个个的时代本源痕迹之中!
那时候的意志,将会永远都无法被毁灭,将会永恒的存在下去!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这才是最为震撼的!
这代表的,就是永世永生,不死不灭的境界啊!
这样的境界…
真的出现了!
真的,就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
帝陀罗刹利是呆滞,是茫然…
那,可是元的境界啊。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
那可是,一个超越了任何存在想象的境界啊…
那可是,一种传说中,根本不应该存在,却又实实在在的境界啊!
这,不是理论之上,而是真的存在。
可是…
谁也不知道这种境界,究竟存在于什么之中,究竟存在于何种之中。
他们知道知道,存在这样的境界,存在元的存在!
可是,却又说不出为何存在,什么时候存在。
一切,就是这样矛盾,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这些无上可怕的存在,所以这些开天圣皇的存在,也是在不断的追寻!
曾经他们认为,所谓记忆之中,关于元的记忆,一切知道的关于元的认知,都是一些存在布置下来的惊世阴谋,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断追寻这个女本不会存在的境界,是有着其他目的的!
可是此刻…
当看到夏渊,看到夏渊从那无尽之中重新归来之中的时刻,当看到夏渊再一次重生归来的时刻,帝陀罗刹利似乎明白了,知道了,确认了!
元,是真实存在的。
元,真的存在!
而他现在看到的,就是元的境界,他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尊真正活着的——
元啊…

远方的身影,缓缓的动了…
抬起自己的手臂,夏渊感受到自己此刻充盈的力量,眼中带着无尽复杂的色彩。
真的,只差了一点,只是最后的一点点!
如果不是之前的帝陀罗刹利过于自信,认为已经将夏渊斩杀之后就直接离开,那么也许夏渊真的已经陨落了,最后一丝存在的痕迹,都要被虚无了。
当然,这不是帝陀罗刹利太过大意,而是帝陀罗刹利永远不会想到,这时空之中竟然存在夏渊这样一尊存在…
是,伟大的存在!
是的,此刻就算是帝陀罗刹利,也成为夏渊为伟大的存在了。
虽然现在的夏渊,还算不上那最为逆天的强者,甚至和强者两个字不沾边。
尽管在同样境界之中,帝陀罗刹利承认自己不是夏渊的对手。
但那又如何呢?!
如果不是受到限制,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丝本源,是被召唤而来的存在,那么谁会和夏渊所谓的同样境界公平一战呢?!
而,就算是公平一战,他失败了,又能如何呢!
本体只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夏渊彻底化作虚无的。
所以,现在的夏渊,其实只是弱者,一个无比弱小的存在。
但,就这样一尊弱小的存在,此刻帝陀罗刹利面对的时候,也不得不用上伟大这两个字。
因为,这确实就是伟大,无上的伟大,无尽的伟大,超越了生灵想象极致的伟大啊…
这样的伟大之下…
注定,会成为一切之中,最为完美的存在…
夏渊看着远方的帝陀罗刹利,而此刻帝陀罗刹利也在看着夏渊。
终究,还是帝陀罗刹利先开口了。
“如果,你成长起来的话,那么会不会选择逆流而上呢?”
帝陀罗刹利缓缓的说着,此刻的他已经无比的平静。
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愤怒,看到任何的杀意,只是无比的平静,似乎整个天地之中,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帝陀罗刹利有丝毫的动容一般。
夏渊微微沉默,片刻之后缓缓的说道:“那么,你觉得呢…”
听到这话,帝陀罗刹利又一次沉默,而后笑了。
那是自嘲的笑容,充满了无奈的笑容。
“是啊,我太过想当然了…”
没错,帝陀罗刹利感觉自己,实在太过想当然了…
现在的夏渊,只是弱小的存在,他在整个天地之中还是蝼蚁,所以他还有无数的困难,无数的挑战。
但是如果等到某一天,夏渊真的成长起来呢?!
等待某一天,夏渊已经在这个时代时空之中,无敌了。
那么那时候的夏渊,会如何的选择呢?
其实,帝陀罗刹利也只是给自己找出一个借口。
只是可惜,这借口,如此的苍白,如此的可笑。
“我明白了…”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这一刻的帝陀罗刹利眼中,终于出现了其他的色彩。
那是冰冷,那是无尽动荡的色彩。
“你,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时代之中啊!”
“或者说你的存在,不应该存在于原始之后,任何的时代之中…”
夏渊有些迷惑的看着帝陀罗刹利,他不太明白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
显然不是什么好话吧…
夏渊没有多嘴,只是静静的看着帝陀罗刹利的存在。
而此刻,帝陀罗刹利气息终于还是开始动荡了。
一种无尽模糊,却又无尽威严的动荡,出现了!
那一瞬间,诸天的光芒开始暗淡!
而此刻,无数的星辰幻灭异象,又一次出现了!
夏渊的眼中闪过了凝重的色彩。
如今的他只是刚刚从重生之中归来,不算是自己的巅峰状态,甚至如今的力量也已经失去了大半。
想要真正意义恢复过来,没有一些时间是做不到的。
所以,如果要是帝陀罗刹利真的准备什么极致强大杀伐之术的话,那么夏渊这边可能不是很容易对抗。
不过这时候,古苍始祖已经出现在了夏渊的身边。
如今的古苍始祖给夏渊的感觉,已经和之前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因为现在的古苍始祖,已经将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规则完全掌控了!
虽然,因为夏渊之前和那尊神秘窃运者的一战,让这界域战场成为了九十九域,而如今和帝陀罗刹利的疯狂对决,甚至让这里成为了只有六十三域之地。
但如今,古苍始祖却是已经做到了完全程度的掌控!
而这样的掌控之下,如今的古苍始祖威能,比起之前来强大了太多太多!
所以,现在的古苍始祖已经有着足够的信心,可以面对一切的浩劫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已经不是之前的帝陀罗刹利了!
之前的一战之中,帝陀罗刹利也看到了毁灭之前所有的经过。
那一刻帝陀罗刹利为了斩杀夏渊,可以说已经将自己可以动用的全部的力量,可以将自己使用的所有的力量都施展出来了。
甚至,不仅仅只是施展,更加也是一种崩灭!
没错,古苍始祖可是清楚的看到,帝陀罗刹利已经将自己的一切力量都彻底的崩灭了。
而这样之下,如今的帝陀罗刹利,在古苍始祖眼中也只是一个空架子罢了!
或者,如果要是帝陀罗刹利全面绽放的话,如果帝陀罗刹利还是在自己巅峰时刻,哪怕就是损失了无数力量的时刻,古苍始祖自然不是帝陀罗刹利的对手。
甚至短短的时间之中,可能就会被帝陀罗刹利直接崩灭虚无的。
但,那是之前,而不是现在!
现在,帝陀罗刹利已经有着绝对的信心了。
有着古苍始祖在自己身边,夏渊也算是稍微安心一点了。
而远方的帝陀罗刹利,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在不断的缔灭,无数可怕的异象起起伏伏,一道道璀璨动荡的力量,不断的在这时空之中绽放!
那种可怕,那种震撼,那种狰狞,那种似乎要将一切和一切都虚无的气息,简直就是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
可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
因为,就在下一个瞬间,更加强横的气息又一次出现了。
而这一次出现的气息,虽然可怕无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没有那种让夏渊心悸的杀伐气息!
难道,只是虚张声势?
如果要是帝陀罗刹利还有什么强大之力的话,那么之前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动用才是,他是不会等到现在的。
可是,夏渊却不觉得应该如此啊!
以帝陀罗刹利的存在,是不会做出这样虚张声势的事情来的,毕竟那没有必要,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
现在帝陀罗刹利又不是被夏渊阻拦,这一丝本源无法回归,如果帝陀罗刹利愿意的话,那么下一个瞬间他就可以离开这里,而夏渊他们也不会出手阻止的。
所以,帝陀罗刹利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一点意义都没有!
可对方,还是这样做了。
那么就只能说明,对方肯定是有着其他打算的。
只是这打算究竟如何,夏渊却是不知道的。
不过现在…
知道不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了!
一尊开天圣皇的想法,不是夏渊这样的存在可以踹托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借助这界域战场之中的封印,如果不是因为对方降临的,只是本体之中的一小点点本源意志,那么夏渊此刻已经完全的寂灭虚无了吧!
看着对方的存在,夏渊的眼中都是动荡的色彩。
他,已经在做准备了。
而如今夏渊身边的那尊古苍始祖,同样也是将自己的精气神全部提升到了巅峰。
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瞬间究竟会发生什么!
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毕竟,一尊开天圣皇的手段,谁又知道呢…
帝陀罗刹利看着夏渊,无尽可怕的动荡气息,不断的覆盖整个天地之中。
周身那覆灭的星空世界,无尽可怕的死亡不断交织,时代变迁,岁月更迭,仿佛在演化惊世的异象!
刹那之后,一丝笑容出现在了帝陀罗刹利的面容之上。
“如果你一般的妖孽,本来应该让你成长起来。”
“毕竟,你可是伟大的出行啊…”
帝陀罗刹利声音顿了一下。
“只是可惜,谁让你已经和我有着因果的纠缠呢…”
如果那我之间,不是有着这因果的纠缠,那么也许,我就这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