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hzb優秀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四十一章 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鑒賞-bp1oe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女娲的心智不可小视,只不过偶尔有些妇人之仁,不够心狠手辣,所以难免会在腹黑阴险的老阴逼那里翻船。
好在她有一个哥哥——伏羲大圣以天机术数享誉古今未来、诸天万界,有他在,没人能在阴谋算计上坑害到女娲。
只是,兄妹之间也不是一派和气,眼下处在冷战期,女娲生来自带的外置大脑暂时掉线了。
但——
这不是有风曦顶上了?!
‘女娲娘娘明白却用不出的阴谋算计,就由我来代打!’
风曦一脸的神圣。
背负着使命感,他穷尽心力,绞尽心思,盘算面对妖族的这种大战略该如何破解才好。
当然,想着想着,风曦就感到脑壳痛。
毕竟……
魔泣 小珠落玉盘
絕寵:異世鬼主
正如他平日里总是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只要思想敢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電影夢幻系統
他设身处地,站在天庭天皇——帝俊的立场上,以掉尽节操的方式思虑问题,发现却是有太多太多的方法应对巫族眼下思考的算计。
‘帝俊在乎不在乎自己的子女?’
‘换而言之,为了盘古成功,他都能牺牲什么?’
风曦提炼了一下许多问题的关键。
不过,这些关键刚提炼出来,以他近些年来摄政人王大权打磨出来的心性,动念之间便都有了答案。
一位合格的帝皇,当……无情!
或者,仍然有情,却绝不会局限在一人一家之上,而是放眼天下万灵,泽被苍生。
舰娘寻回之旅
——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
对上这样的对手,是最难受的。
因为,寻常的算计阴谋,几乎全部都没用。
你杀了我子女?
行吧,你杀就杀了。
——我再生便是了。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秋叶飘零
——毕竟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多胎的榜样,好将人道的红利发挥到极致,引导人道尽量繁衍,定向发展,创造价值……顺带延伸我本人的权威,为盘古大业添砖加瓦。
至于这个榜样,是我的第几批孩子……我会在意吗?
我本人便永恒常在,天地灭而我不灭,纵有万亿家产,也轮不到太子来继承嘛!
……
风曦觉得,只要帝俊不要脸,以上对话就太可能发生了。
——————
怼上这样不要脸的对手,一般手段还真奈何他不得。
某种意义上来说。
暗杀其子女,是没办法之下的办法——好歹能起到一定的拖延作用。
可惜,这也是治标不治本。
况且……
“的确,照这么看,暗杀的方式缺陷多多。”风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诸位祖巫道,“何况真正能背负起王冠重量、立于王座之上的英杰霸主,终归没有几个是靠设局暗杀通往胜利的。”
“呵……”共工祖巫突然冷哼一声,似乎对此非常不以为然,有严重异议。
这让风曦摸不着头脑——是他哪里说错话了么?
“没事没事,你不用在意……”关键时刻,帝江祖巫笑着开口,缓和气氛,对风曦说道,“苍龙道兄,只是想到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而已。”
“当年的龙凤大劫,道魔之争,龙主就是被罗睺魔祖给设局暗杀掉、被迫淘汰出局——这是一桩公案、铁案。”
帝江祖巫笑容可掬,“也因此,龙主成了那个时代先天神圣中战死的最高身份地位人物,纵有满腔雄心壮志,却一朝成空。”
“反倒是主点治疗、防御、复活的凤凰神主,在肆虐洪荒的罗睺魔祖手下多次伤而不死……历经磨难后,她麾下的势力终于战胜了邪恶的魔道势力,还天下太平,让先天神圣阵营得以统帅洪荒宇宙一整个时代纪元。”
“这件事情呢,其实也正好说明了你所讲的道理。”
“暗杀,可以使人害怕,使人恐惧——但这只是对于普通角色来说。”
“真正的豪杰,能战胜自我,能直视生死,坦然面对一切……暗杀不会使他们害怕,反而会激起他们的斗志,战斗到底,绝不臣服。”
“罗睺魔祖靠暗杀逞凶,妄图以恐怖袭击震慑人心,但邪不胜正,最终被代表了正义的先天神圣们战胜!”
“这是需要我们深入思考、以史为鉴的。”
帝江祖巫感慨,让风曦面色古怪——之前喊打喊杀声音很大的人员里,似乎就有你的一份吧?
现在便这么自然的切换阵营了吗?
跳槽……这样的干脆果断?
风曦自觉有些不太能理解顶尖大能们的脑回路。
然而。
甭管帝江祖巫的节操掉的多厉害,上一刻还是激进派中的激进派,叫嚣着杀帝俊儿子,还有拐带人家女儿……但对他的言论说辞,竟然还有支持者!
“对呀对呀……”句芒、强良、翕兹等几位祖巫连连点头称是,一脸赞同的模样,似乎帝江的说法深得他们心意。
而与之相对的。
共工、烛九阴、天吴这些个祖巫,都是嘴角疯狂抽搐,像是在强忍着什么冲动。
风曦瞅着这一幕,忽然间福至心灵,明白了怎样的内情。
‘应该是苍龙神主的死法,不是单纯的被罗睺魔祖暗杀吧……’
‘搞不好,背后就有某些推手,让他这个领袖嗝屁了。’
‘算了……这种别人的伤疤,我还是别揭了……’
‘虽然,我现在跟龙师中的某些人相看两生厌,顺带着恨屋及乌,看苍龙也不太顺眼……’
‘但人龙共和、共赢的局势,不应该由我这刚刚才进入决策层的新手来破坏。’
‘第一枪,不能由我来开!’
‘等到第二枪,我再把对面给打死!’
风曦计议既定,便糊弄着过去了,含糊其辞,“帝江祖巫说的有道理……所以我们需要在暗杀之外另辟蹊径。”
“比如说,找到矛盾的最深层次根源!”
“哦?说说看。”后土祖巫一边鼓励风曦,一边大发雌威,一只手压住共工这边的声音,一只手摁住帝江那边的嗓门。
“天皇帝俊,要把多胎的战略和他的孩子捆绑在一起,实现造星……那我们可以直击腹心!”风曦用力一挥手,“是谁,给了帝俊这么折腾的资本?”
“是天庭的大司命——东华帝君!”
“这位力主变法的强人,正是有他的扫荡寰宇,震慑妖族中的诸多魑魅魍魉,以仙道平台系统多番重组基本盘,才让变法初见成效,收拢了巨大的人道红利。”
“能令天庭逐步培养新兴的阶层,以取代许多老顽固的势力影响,让天庭进入更高效、更良性的循环之中。”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能策反这位天庭的大人物,在这相关的事情上发声……是否能影响到帝俊的计划,让妖族多胎的战略,与其子嗣解除捆绑?”
风曦提问。
在座的祖巫开始轻声交换意见,从各方面进行思索。
很快,就有结果出来。
“以东华在变法上积攒的威望来说,定然是可以的,能够弹劾帝俊的‘胡作非为’。”
烛九阴肯定道。
“不过……他凭什么这么做呢?”
这位时间祖巫摇头。
风曦听了,初始还有些把握不足,但很快便坚定信心,朗声开口,“女娲娘娘,我没记错的话……东华帝君与我巫族是有合作的吧?”
夫猛如
“不错,此事你当年也是亲历者。”后土颔首。
“既有合作,可否以此为凭,策反于他,将当年说定的计划推进,内外夹击,令天庭分崩离析?”风曦问道。
后土迟疑了一会儿,才叹息着道,“这……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我不知道还能否让东华策应。”
“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年的他了。”后土慢慢的说着,“当初,东华是什么身份?天庭初始的大股东成员里没有他,加入进去能不能混一个妖帅身份都是问题。”
“另外巫族这边,又有一些陈年旧怨,有人看他不顺眼……一旦大决战,并不介意顺手弄死他。”
“我表示愿意为其提供庇护,一力消解恩怨……于是,我们达成了协议。”
“他假意加入天庭,帮助我在轮回神教切割妖族底层的基础上,进一步解离妖族的中层长生群体。”
孤星趕月 花田半畝
“等到哪天,我们里应外合,一举架空天庭,再施以雷霆一击,使天庭最短时间内崩盘。”
“然而……”
我的绝色女帝老婆 盛夏微暗
后土脸上露出了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他做的太好了,太成功了!”
风曦对此表示理解。
是啊。
做的太好了!
做的也太成功了!
都做到变法的地步了,凭一己之力梳理清楚了妖族多年来的混乱账本,将许多中饱私囊、偷奸耍滑的祸害杀的杀,流放的流放,真正的大权在握,妖心在握!
如今,东华帝君虽不为妖皇,实际上却是无冕之皇。
卧底卧到了最高层,就问你服不服!
死靈王座 於小憶
风曦一个常驻巫族机要档案室的化身,扒拉着这位帝君在妖族中的一连串操作,不禁感慨不休——
东华帝君,你怎么能这么熟练?!
究竟是怎样的成长经历,给了你这样的技能?
又是多少大佬,被你背刺砍翻,成为你崛起路上的垫脚石?
风曦对东华帝君有一种敬畏。
他深切的认为,这位帝君可以出这样的一本书——
十國千嬌
《我当卧底的那些年》。
保证畅销,保证大卖。
毕竟一个成功的卧底,脚下最起码有一个翻车的大佬……大佬为了抹消自己的这黑历史,还不得拼命的收购出版的书籍?
“他太成功,所以理所当然的失控了。”后土叹息道,“我对他失去了掌控力。”
“对于这样的人物……我们之前签订的协议,他完全可以矢口否认,表示没有丝毫的作用。”
“我们根本无法确证,他是否变心变节……”后土耸耸肩,“会不会因为重视眼下的利益,抛弃了曾经的合作?”
风曦认同的点头。
忠诚守信这种东西,太难界定价格了。
世人常道——忠心,只是因为背叛的价格不够。
‘不是谁都能像我这样啊……’风曦想到了自己,‘面对一条盘古的道路展现在面前,还能给女娲娘娘认真工作,没有立时跳反。’
‘东华帝君究竟本心如何?除了他自身外,别人如何能探知呢?’
风曦如此思虑着,心中的一些想法建议却没有放弃。
“纵然无法确定,我们也应该尝试着去做。”风曦语气坚定有力,面对在座的诸位祖巫,他畅所欲言,“有希望要争取希望,没有希望也可以早做准备。”
“一直以来,东华帝君一直以理想派的面目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我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考虑切入的关键点。”
风曦一字一顿,“对理想者,我们可以跟他谈理想……”
“说到理想,我人族难道不比天庭强?”
“我们提倡人定胜天,认为人应当为自己的命运作主……这不比天庭这隐隐的天道附庸,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要理想崇高十倍百倍?”
“我们可以做一做东华道友的思想工作——在实际的利益交换之外。”
“从思想上、精神上,策反这位同志,而不是曾经的那种合同协议。”
风曦说到这里,却见各位祖巫面色不一。
“我认为此事应该慎之又慎,需要严重提防。”共工祖巫幽幽道,他没有直言反对,可这般言辞却已经是表态了。
“他是不是理想者,还有待斟酌……况且,理想者又如何呢?”
共工呵呵笑着,“要是他的理想跟我们并不完全一样,贸然引入,恐怕会让我们自乱阵脚。”
“再有。”
“他要是认为天庭的方式,更有希望实现他的理想……我们岂不是尴尬?”
“那又如何呢?”风曦皱起了眉头,跟共工针锋相对,“能策反是最好……如果不能,自然也有相应的变招。”
“我们的初衷,是让帝俊将多胎和其子女解开关系,干预一下他盘古的进程。”
“东华帝君如果是对妖族负责的话……我们可以拱火,让他站出来阻止帝俊。”
“至于理由么……多的是。”
“比如说法律公正神圣,不容侵犯。”
“皇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
“帝俊之子无德,何以为储君!”
“若有储君,当甄选德行、品格皆为上上之选之辈,方可担当重任——如我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