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chp都市异能小說 鎮國天師-第450章 鬼屋失蹤鑒賞-mwob1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客随主便,我俩并未提出异议。
近几年,红岩洞已经发展成一个“网红”景区,不过那年头还不流行网红这个字眼,所以并不是那么热闹,我们来到一家火锅店,找了个比较靠窗的幽僻角落,一边涮着热辣的红汤火锅,吃的满嘴冒油浑身发汗,一边聆听周坤所接受的邪乎事。
案子发生在半年前,有个姓蒋的老板,将自己的一套房子通过中介租了出去。
租赁户是一对小夫妻,都是老实巴交的人,每月按时交租,从没有出现过岔子。
可就在半个月前,又到了交租的时候,蒋老板却没有受到租金到账的提示,于是便亲自跑去出租屋要账,结果发现人去楼空,屋子里已经没有那对小夫妻了。
蒋老板又拨通了那对小夫妻的手机号码,仍旧没有接听,还以为是租客不想租了,于是就把房子收回,决定自己住。
可谁晓得住进去的第二天,这位蒋老板也离奇失踪了,连续三天杳无音讯。
異世之與獸相伴 黑匝子
后来蒋老板的儿子报了警,经过当地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并未发现这三个失踪者的行踪,此案也就不了了之,成为了一桩悬案。
听到这里,我便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问道,“既然是人口失踪,怎么会被定义为灵异案件?”
“嗨,你听我接着往下讲啊!”周坤一边擦汗一边说,“事发一个星期后,那栋楼的物业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屋中明明没有人居住,但水表和电表还在照常走,有人半路经过那套房子大门,隐约还能听见一对小夫妻嬉笑打闹的声音。”
“更诡异的事,物业直接关闭了那套房子的电闸,可是房子里每到半夜,却总能传来播放电视新闻的声音,附近几个居民都吓得搬走了,一个个都说那房子闹鬼,没办法,宗教局只好把这案子接过来了。”
我听完之后点点头,又看向陈玄一,见他没什么表示,于是说道,“那这件案子怎么落到你手上了?”
周坤苦笑了一阵,“原本是不归我管的,不过房主的儿子,跟我存在一些生意上的往来,又听说了我会驱邪的事,所以就求着找上来了。”
我奇道,“你在做什么生意?”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周坤咧嘴一笑道,“收破烂呗,门市开在磁器口,专门淘换一些比较有年头的老物件,随便做一些清洁工作。”
他说得隐晦,不过我和陈玄一还是听出来了,感情周坤还是个开古玩店的,而且淘换的还都是“阴物”,所谓的清洁工作,想来就是将带煞的古物低价收购,带回家,扫除里面不干净的东西,再以正常的市场价格售卖。
代嫁之皇後
我眼前一亮,说没看出来啊,你还具备这种生财手段!
周坤讪笑说,“和两位可比不了,我们这小门小户的,平时也就靠倒腾点瓶瓶罐罐过活,哪比得过你们,都把驱邪生意做到港岛去了?”
这话说得我和陈玄一满脸窘迫,回想年初时在港岛经历过的那些遭遇,心里就好像横着一根刺,浑身不太舒服。
我又说道,“既然你自己就是专门干‘清洁’的,遇上这种闹鬼的房子,直接进去清理完不就成了吗,干嘛大老远把我们也请过来?”
“事情没那么简单!”周坤叹了口气,说自己刚听说这事,当天下午就去了那间鬼宅,原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可进了那栋鬼屋以后才发现,那地方压根找不到鬼魂的踪迹。
我说啊,意思就是没有鬼了?
我还记得去年在锦绣庄园里,大家联手对付阴兵过境的情形,周坤是具备“阴阳眼”的,对于阴煞气息天生就很敏感,如果连他都寻找不出鬼魂的踪迹,那便说明,这房子里压根就没鬼。
但周坤并不这么认为。
他打断我说,“其一,两个房客外加一个房东,是真的失踪了,直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未寻找到三人的下落。”
無敵推銷員 水秀山青
其次,那栋鬼宅每到半夜,的确会隐隐传来那对小夫妻生活的动静,甚至会伴随一些吵架声。
房门早就被封死了,连电闸也被物业给关掉,可是电视机、收音机,这些电子设备还能正常运转,甚至有邻居反映,半夜有人在里面看球赛,你说扯不扯?
我沉吟道,“那你有没有在那栋鬼屋里过夜?”
“有的!”周坤很头疼,用手捂着额头说,“第二天我就搬进去住了一晚上,很平常,什么都没有发生,后来找物业了解过,也是各有各的说辞,有人坚称房子里有鬼,物业则说没有,没办法,这点事我搞不定,只能拜托两位来看一看了。”
我笑道,“好吧,咱们这位陈大师可是正儿八经的道门子弟,降妖拿鬼的事,绝对称得上手到擒拿,今晚我们就过去算了,也好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鬼魂作祟。”
“行,那就多谢了!”周坤笑呵呵地起身结账,跟随我们下楼。
不久后,他站在外面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辆宝蓝色的小轿车停靠在了路边,驾驶座位上走下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看样子二十岁出头左右,走到我们身边说道,“周哥,这两位是……”
周坤赶紧解释,说这两位就是我从外面请过来,帮忙调查你父亲失踪案的大师。
随即又指着年轻人,扭头对我和陈玄一介绍道,“这位是失踪的房东儿子,叫蒋宇,也是我的雇主。”
極品上仙 血染紅塵
我和陈玄一纷纷上前,与蒋宇点头问好。
然而面对我俩的客套,蒋宇却并不是太热情,反而皱了皱眉头,将周坤拉到一边嘀咕,“说怎么是两个年轻人啊,看岁数跟我差不多大,这种人也能抓鬼?周哥,你不会忽悠我吧?”
这话说得我脸上有些挂不住,看在周坤面子上,我没计较,而周坤则是尬笑了一阵,回头冲我俩一拱手,说两位不必介意,蒋宇就是这么个脾气,心直口快。
安抚了我们,周坤这才回头对蒋宇说,“你可不要小看我这两位朋友,他们年纪未必比你打多少,但在术道界却颇有名头。”
蒋宇还是不信,自顾自点了一根烟,吐着烟圈道,“那些我不管,总之周哥,咱们讲好了,你替我找回老爸,那套房子,我就低价转卖给你,找不回就一切白搭!”
周坤一脸的精明与市侩,嘿嘿笑道,“成,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