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7h9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笔趣-第496章 魔化和援兵展示-0f6sh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那是什么?”我震惊了,眼下这风魔开始拼命吸收血池中的怨念之气,身体却在不断风干,变得枯瘦如柴,可他身体里面的阴邪气息,却在不断地暴涨,邪气凛然,犹如一头千年的老僵尸,将双手高高举起,甚至连爪子,也变得又长又尖锐!
“噬身成魔……这家伙要魔化了,快阻止他,快!”
黄小饼到底是常年跟随岳涛行走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这老魔头体内的变化不简单,吓得脸皮子一抽,赶紧跳脚大喊。
与此同时,顾兰和徐坤等人,则是一个个面露惊容,一边退,一边在嘴里低呼道,“天呐,你们几个,居然逼得风魔大人以燃烧生气为代价,完成了魔化,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我听得一脸不解,也不晓得这所谓“魔化”,究竟是个什么鬼。
不过陈玄一却早已经行动起来,扬起了两仪剑,拼命对着风魔的罩门刺去。
天降冥妃
啵!
长剑递出,却忽然被一股气墙挡在了三尺之外,此时的风魔正享受地闭上眼睛,品味着来自力量的暴涨,面对陈玄一的袭击,他只是淡漠地抿嘴说,“来不及了,你们统统都要死!”
话音落地,他猛地将眼睛睁开,气势完全大变,一双浑浊老眼,也被厚厚的血芒覆盖,凌空一爪,正对着两仪剑爆抓而去,唰的一下,捏住了陈玄一的剑尖。
“撒开!”
陈玄一脸色聚变,本能地抽手,试图将两仪剑抢回来,然而无论他怎么用力,风魔只用两根手指头,就将那两仪剑死死固定在那里,没有丝毫的移动。
“帮忙!”
我瞧见情况不对,赶紧对吓得肝颤的黄小饼低喝一声,硬着头皮猛冲上去,大叫道,“风魔,你这老不死的,到底还要做多少孽!”
然而此时的风魔理智全无,不仅连身体开始魔化,就连意识,也跟随着眼中越来越厚重的血色,被完整地覆盖了起来。
面对冲过去的我,他发出了一道尖锐嘶哑,宛如魔鬼般的厉啸,腾出另一只手,在虚空中一抓,我立刻感到胸口一闷,整个人好似被闷锤击中,又惨叫着暴跌了出去。
啪!
我的后背落地,疼得五脏收缩,再度喷了一口老血,不久后,冲上去的黄小饼也惨叫着倒飞而出,被风魔随手一拍,好似垃圾一般,摔向了房间角落。
“杀……杀杀!”
风魔体内魔焰滋长,卖相变得无比恐怖,浑身游走的黑气都把身体笼罩起来,宛如一个人性的骷髅,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这老东西到底修炼了什么,居然恐怖到这种地步。
而陈玄一则仍旧死死抓着剑柄,拼命地往回夺,一边艰难地倒退,一边喝道,“林峰,小饼,快跑,这老家伙一旦魔化,就会变得六亲不认,肯定会杀光面前的所有人!”
这话一脱口,风魔已经开始狞笑了,残忍地掀动嘴唇,对着陈玄一喷出一口死气,“哈哈,先拿你开刀吧!”
随后他举着暴凸伸长的爪子,猛地往前一刺,正面抓向陈玄一心脏,陈玄一见势不妙,又不肯丢弃两仪剑,唯有硬着头皮,伸手去接。
砰的一声,掌风四溢,风魔这一爪中伴随着滔天威力,爪风一压,立刻逼得陈玄一呕血划退了好几步,脸色无比苍白。
“走啊!”
我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见陈玄一还想上去争夺两仪剑,赶紧从后面扑上去,死死抱着这家伙的腰,将人疯狂地往后拖拽,“玄一,先随我们走,这老头舍弃一切,获得短暂的力量,到后来肯定会撑得爆体而亡,到那时候回来取剑不迟!”
“走不了!”
风魔嚣张厉吼,将爪子徒然朝前一挥,宛如泰山压顶,压迫力十足,直接把我和陈玄一都笼罩在了一片黑天之下。
我无法形容这一掌的恐怖,只感觉周身肌肉不自然地绷紧,识海中,仿佛有一种巨峰正在压迫而来。
而就在我们感到绝望的时候,身后的通道中,却是一番扭动,宛如下饺子一样,快速蹦出几道身影来。
“孽障,住手!”
率先奔来的是一道苍老的身影,这人身法如风,迅猛得宛如疾电,居然瞬间横移了两丈,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平举双手,横掌一封,与那气焰滔天的风魔对拼了一掌。
轰!
两股掌风在空中交叠,继而引发了一副飓风,我和陈玄一都没抗住,直接被那劲风掀开了三米多远,惨呼着跌在地上,一脸震惊地抬头去看,却见一个身材枯瘦,颧骨颇高的白胡子老头,居然凭借着一己之力,将风魔那蕴含着滔天气焰的一爪硬接了下来。
“这是谁呀,这么猛?”我心中惊疑不定,这时候走廊中跑出更多道身影,统一的中山装服饰,我瞧见这些人的长相,心中顿时大喜,对跑在最前面的张松喝道,“我次奥,你怎么这个时候才赶来增援!”
“抱歉,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张松带领着七剑剩下的成员,快步狂冲,一溜烟似地奔向我们,一边检查我们的伤势,一边快速说道,“今天的事多亏周坤及时察觉不对,赶紧向我做了汇报!”
陈玄一惨着脸起身,“先别聊了,风魔已经彻底疯狂了,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联手抵挡吧!”
谁知张松却撇嘴一笑,神情自若地摇头,“没关系,有我们崂山的掌教真人在此,纵然是全盛时期的风魔,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崂山……掌教真人?
听了这话,我和陈玄一都禁不住面色一抖,急忙骇然地回头,朝那替我们挡住风魔一击的枯瘦老头望过去。
这老头身高仅有一米六,身材枯瘦,脸颊上满是褶子老纹,偏偏还生着一副大鼻头,乍一看,面相说不上好,甚至显得有些丑陋。
然而面对风魔那倾天一击,这削瘦老头却是举重若轻,横掌一封,将那魔焰逼退了数分,一只手架开风魔的爪子,另一只捋着胡须,露出一张苦哈哈的脸,不停摇头,
“风魔啊,几十年未见,你居然坠落成这种模样,实在令我这个老对手痛心啊,曾经的你虽然不可一世,嚣张跋扈,但还是称得上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可如今,你为何自甘堕落,要成就这幅魔体呢?”
“啊……臭老头,去死、给我去死!”风魔则夸张地乱吼着,完成了舍身成魔的壮举,这老头并不剩下多少理智,双眼唯有残暴和血腥,将两仪剑一抛,腾出另一只手爪来,对着枯瘦老头重重拍下!